作者是巧呀的小说是《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

在找作者巧呀的小说在这里,《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是广大书友在找的小说之一,此书主角是叶芜肖纪寒,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免费在线阅读,你还在等什么,快来点开阅读它吧:前一世,自己最爱的男人与表妹勾搭一起,弄得她身败名裂,家道中落,父死家破产一无所有。这一世,她心狠手辣,步步为营,与他人谋合,强强联合,势必要让那对狗男女一无所有!只是,说好的只合作,其他互不干涉,为何这男人三番五次地出现在她面前呢?“肖总,你似乎走错地儿了吧?这可不是你们肖家。”“老婆在哪,我便在哪。”...
作者是巧呀的小说是《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全文免费阅读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第七章

“我等着。”叶芜笑着,高跟摩擦地面发出叩叩的声音,绕过叶霜身边。

“不过是个没妈教的小贱人,别得意太早了。”叶霜转过身,脸色早发黑。

叶芜停住,嗤笑一声,不由笑叶霜幼稚。

“你跟我的差距在于,我妈是叶洛德明媒正娶的老婆,而你妈妈是叶洛德在外面养的小三儿,所以跟肖纪寒有婚约的是我!说到贱人,到底是谁比较贱呢?姐姐。”叶芜转身,双眸犀利地盯着叶霜。

她对叶洛德除了叫一声爸外,没其他感情。

一个在娶了老婆后还在外拈花惹草的男人根本不配当一个父亲!

当初为了自己事业,叶洛德不得不娶洛姝,借此巩固叶家的势力,而当洛家失利时,却狠心将洛家踢开,不肯帮助洛家,令得洛家一夜间破产,叶芜的外公气的心脏病发作而死,而外婆卷走了洛家仅剩的钱财也离开了。

洛家没落,叶洛德立刻暴露出本性,将白静跟叶霜接了进门,又跟白静两人逼得她妈妈得抑郁症,白白葬送了她妈妈的性命。

叶芜脑海中还映着那张绝望的脸,然后从五楼上跳下……

若非她跟肖纪寒有婚约在身,叶洛德应该早让她滚蛋了。

触碰到那双眼时,叶霜已不敢说话了。

房间内,不知何时剩下她一人,她不甘心啊啊喊了两句。

叶芜出门时,一辆路虎已在门外候着,见叶芜出来他立刻打开车门,站在叶芜跟前笑着说:“叶小姐,请上车。”

叶芜凝眸看着眼前的司机,看起来最多三十岁左右,穿得很正式。

叶芜脑海中立刻搜索出这人的身份,肖纪寒的司机。

看来是肖纪寒怕她跑了而让人在这守着了。

“谢谢。”

叶霜追了出来,气喘吁吁地问着司机:“陈司机能不能也带上我呢?家里的车子轮胎坏了。”

叶霜见过陈司机好几次了,是肖纪寒的专属司机,接送肖纪寒至少也有五六年久了。

陈司机露出了职业般的笑容:“抱歉叶霜小姐,少爷只让我接叶芜小姐。”

方才在叶芜身上吃了亏,现在又听别人嘴里说叶芜的名字,叶霜心里嫉妒,可脸上还是挂着笑容看向叶芜:“妹妹,你就带上我吧。”

叶芜可真佩服叶霜这变脸比翻书还快,前一秒还对她恶言相待,如今却能笑着看她,可真为难她了。

说什么家里车子轮胎坏了,那车子可是昨天才送去保养的,而家里又不止一辆车。

“走。”叶芜不想在这种小事上浪费时间,上了车,司机温柔地替她关上了门。

叶霜见叶芜没拒绝,也跟着上了车了。

京都酒店内,当叶芜到到场时,已有许多人在场内了,连同叶洛德跟白静都早早在场了,场面华丽,至少有上百人到场。

一个肖家宴会便能请的这么多人,从这便能看出萧家的势力了。

当叶霜进入时就有几个女人围了上来,与她有说有笑,应该是她的朋友。

叶芜一眼扫去,却没见张子轩的身影。

她的猜测不会错才对,对于这种酒宴,张子轩肯定会到场!

其他人她不了解,唯独张子轩她可比谁都要了解。

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吃什么会过敏,是个怎样的人她一清二楚!

好一会,叶芜才发现在角落边,张子轩跟一个肥胖的外国佬不知聊些什么,两人有说有笑的。

她本想过去,手却被叶霜的朋友给抓住了。

“小霜,你还没介绍这位是谁呢?”一脸上将粉当面粉涂的女人嗲声地问,叶芜凝眸看着这双暗中用力的手。

这人是叶霜的好朋友之一,这是故意来找茬的!

“瞧我,忘了给大家介绍了,这是我妹妹叶芜。”叶霜凑近叶芜身边,搂着她的手臂故作亲密说。

叶芜。

前阵子登在报纸上,这些人就算不关注新闻,也该关注电视报道才对。

“这位就是你那吸|毒的妹妹?”她们突然远离了几步,好似叶芜是病毒深怕被传染一样。

那些人都带着厌恶不已的眼光看着叶芜,叶芜却置之不理。

叶霜眼中划过一道精光旋即掩盖下,呵斥地说:“我妹妹只是被人给迷惑了,才会去沾那种东西,现在也已经戒掉了。”

叶芜心中冷笑,当初是谁强行将白粉灌入她嘴中,令得她只能去求她的呢,现在装起好人来倒真有一套。

而这话的意思,不就是默认了叶芜真的去碰那种东西了么。

“小芜,那种东西真有那么好,味道如何?”又有人好奇地凑了上来问。

“对了还有你是如何从绑匪窝里逃出来的,他们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

有人上下看了叶芜一眼,一脸八卦地问。

见一人问,那些人又凑了上来,围住叶芜,问的不是其他,都是吸毒跟绑架这两件事。

“各位如果想知道那玩意味道如何大可以自己去试试,相信你们少扑一点粉在脸上,将钱拿去买那玩意还是能维持一段时间的,至于想知道那些绑匪对我做了什么,你们自己去问他们,忘了说,他们有的已经在地下,有的在警局内呢!”叶芜这一段话,直接让那些人都黑了脸了。

这话不仅嘲讽了她们脸上扑了太多粉,还在咒他们死呢!

“你,你怎么说话的?我们不过是看在小霜的面子上关心关心你。”

有人不服气地瞪着叶芜,心里却骂着她没教养。

“关心?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们了。”叶芜冷声说。

开口便是说她吸|毒之事,这也叫关心么?

“小芜,她们都是我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快道歉!”叶霜有些生气,心里极为高兴。

叶芜甩开叶霜的手,扫了这些人一眼。

这些人的目光就好似要将她撕碎了吞入腹中一样。

女人,最在意的便是自己的容貌,如今被人损自己脸上扑的粉太多了,她们可忍不了。

“我这么说,不就是姐姐你最希望的么?”

叶霜突然就变得一脸委屈,晶莹的泪挂在眼眶中打滚,好似叶芜再说一句她真会哭了一样。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第八章

“小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你这话的意思是我让你这么做的?”

叶霜眼中闪过一丝伤心,那些人都安慰着叶霜,而这场面令得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是不是姐姐你自己心里清楚,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戏也陪你演完了,我也该退场了,再见。”叶芜不觉得有半点尴尬,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些什么。

她转身往张子轩的方向走去,身后,一女人看着叶芜的背影,心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以前,她怕张子轩会离开她,所以总是唯唯诺诺让自己变成一个贤妻。

而现在,这才是她的本性,真正的她。

相比以前,现在倒让她更轻松自在,至少不必再装下去了。

“玉萱,你们可要相信我,我真不知小芜为什么会那么说。”叶霜握着那叫玉萱的手哭哭啼啼的。

这些人能相聚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家中的关系,根本算不上真正朋友,谁没在背后说过对方几句坏话呢?

“我们当然相信你了,小霜别伤心,那种人可不配当你家人,真一点教养都没。”方玉萱尖酸地说。

“我这妹妹,大概是被家里人宠坏了,大家可别怪她。”叶霜立即为叶芜辩解,这在别人看来叶霜就是傻,对方都这么挖苦她了,她还为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说好话。

“对了小霜,刚才见你坐肖少的车来了,你们两是不是成了?”

她们是没见到肖纪寒,可却见到他家的司机亲自为叶霜开车门,可让她们羡慕至极啊!

提到这,叶霜有些害羞地低头:“你们可别瞎说,纪寒跟小芜可是有婚约的,你这么说会让别人误会的。”

“怕什么误会呢?你跟肖纪寒本就是天生一对!叶芜算得了什么!”

听着这些话,叶霜高兴到极点,这一天就属这件事最让她高兴了。

方才发生的事尽入肖纪寒眼中。

他双目始终盯着叶芜,嘴角不禁弯起一抹弧度。

他穿着一身休闲西装,脸上轮廓精美,鼻梁高挺,眼中藏着星寒,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成为瞩目的焦点。

叶芜拿起红酒缓缓往张子轩身边走去,在靠近张子轩时,握着红酒的手不禁抖了抖,这是在醒来之后第一次接近他,上一次她只跟乔安说了两句话而已。

黑色的瞳中映着那好看的身影,他以前喜欢带蓝色领带,而如今却换成了红色,应该是乔安替他搭配的了。

他将头发梳得十分整齐,穿着一身西装,简洁干净。

只听见他用一口流利的英文跟眼前的外国佬交谈,表现得很谦虚。

叶芜脚下加快了速度,手微微向前泼去,岂料一个身影挡在了张子轩跟前。

周围的人被这一泼,都惊讶地看着,支支吾吾不知说些什么。

叶芜抬头凝眸看着眼前的男人,星寒的双眸紧盯着她,令叶芜有些不寒而栗。

“肖少你没事吧?”有人小心翼翼地问。

在肖纪寒身后的张子轩也被吸引过来,透过人群看着叶芜跟肖纪寒。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到肖纪寒,年纪与他差不多,可他却做到了让商业界的人都畏惧和敬仰。

不过张子轩并不羡慕对方,在他眼中,肖纪寒是靠着自己家中背后的势力才会有今日的一切,而他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做到今天这一步的。

可他却忘了,他之前靠的是苏慕澄,才能在苏氏中如鱼得水。

“没事。”肖纪寒拿起纸巾,擦拭身上被红酒泼过的地方,动作缓慢却优雅,一看就知道是受过良好家教的人。

人群都往这边聚拢,连叶洛德跟白静都被这边给吸引住了。

肖纪寒走到叶芜跟前,拉起她从人群中离开了,而他们也自觉地给两人让开一条道。

张子轩看着肖纪寒从身边走过,心中腾起一丝怒火,他虽然不羡慕肖纪寒,却很讨厌肖纪寒这幅高高在上的模样。

他握紧双手,想起毕业后去肖氏应聘,却被肖纪寒一番话彻底打压了,若非乔安在他身边陪着他,他还真撑不下去了。

如今,肖纪寒应该忘了他了吧?忘记那个当初被他狠狠踩在脚下的人。

他说:你这样的人注定会失败。

这句话,否定了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可如今他却成功了,走到了肖纪寒平等的位置!

叶芜力道抵不过肖纪寒,只能任由他拖着往二楼方向走去。

她很肯定,刚才是肖纪寒故意挡在张子轩面前的,他到底想做什么!

肖纪寒打开房门,拽着叶芜走了进去。

里面是个包厢,酒桌还摆着精美的甜点和饮品。

“肖先生,你能说一下这是为什么吗?”如果肖纪寒是为了张子轩故意阻挡她的,那他也算是她的敌人了。

若是可以,她希望肖纪寒能当个袖手旁观的路人,而不是棘手的敌人。

“你想接近张子轩。”肖纪寒上下打量叶芜冷声道。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一想,便知道肖纪寒顺带连张子轩也一起查了,只是他怎么知道张子轩的?

他寒眸紧盯着叶芜,叶芜却一脸波澜不惊。

“你想说什么?”

“我想收购张氏。”肖纪寒直接了当回答,他发现跟叶芜说话,不需要拐弯外抹角。

“那与我何关?”叶芜挑眉轻笑,肖纪寒确实不可小看,别看张氏现在经营不行,资金空缺,可若看之前,公司一直都是盈利状态。

若非出了苏承这件事,公司的运营应该会比往年更好才对。

肖纪寒想收购张氏,应该是看中了张氏的未来。

“你想接近张子轩,我想收购张氏,难道你不觉得我们该合作么?”肖纪寒的眸中映着叶芜那清秀的模样,只见她突然笑了起来,手指别过散落的头发,双手环抱。

“你想利用我去接近张子轩,让我游说他让出股份,你做坐收渔翁之利?”

叶芜一眼便知道肖纪寒是什么意思。

他就那么笃定张子轩一定会按照他所想的方向走么?

肖纪寒默认不语,突然觉得有些惋惜,这样聪明的女人他竟没有早些发现。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第九章

“我可以跟你合作,但我有两个条件!”叶芜比出个两根手指。

没有肖纪寒当靠山的话,她行动确实难了些,叶家的人处处盯着她,心里更希望她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所以她更不能如他们所愿了。

可若有肖纪寒当靠山的话,她行动方便很多,相信肖纪寒会替她扫清眼前的障碍,让她更好地接近张子轩。

“说。”

“第一,收购张氏后我要一半的股份,第二,苏承是被冤枉的,苏慕澄是张子轩跟乔安害死的,一命抵一命,我要张子轩跟乔安死!”叶芜抬头,双眸中藏不住的恨。

说出这句话来时,她的手止不住在颤抖。

肖纪寒可第一次看到叶芜这表情,虽然用脑子想便知道这一切都是张子轩设的一个套,否则在苏家人死后,张子轩不会立即将苏氏改为张氏,而起还勾搭上了苏慕澄的表妹乔安。

在外人眼里,他们以为张子轩是孝子,可在肖纪寒看来,张子轩太急于求成了,这样的人成不了大事反而会误入歧途。

他心里清楚,可这是张子轩跟苏家的事,与他和干呢?

肖纪寒没问原因,直接答应了。

他虽不知叶芜跟张子轩有什么仇,可这桩交易对他来说不吃亏!

找一个陌生的人接近张子轩,不如找个知根知底还好控制的,而叶芜是最佳人选!

肖纪寒本以为叶芜喜欢张子轩,可如今在她眼中看到的只有恨,心中突然松了口气,连他都不知为何会这样。

“明日肖氏内有一场珠宝设计师的招聘会,希望你能准时到达。”肖纪寒虽说跟叶芜合作,可有些事只能靠叶芜自己,而他不会出手帮忙。

若叶芜连这进入肖氏都需要靠他搭桥,那他们也没必要谈什么合作了。

而且叶芜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能跟乔安站在同一基础上的身份!

那样,她才能介入张子轩跟乔安之间。

叶芜挑眉,看着肖纪寒自信的笑容,心中咯噔一下,她,被肖纪寒算计了。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肯定答应跟她合作,还顺带帮她投了简历,这未免想的太远了,难道他就没考虑过自己会失算么?

叶芜看着肖纪寒那自信满满的笑容,也不由得笑了起来:“若我不与你合作,你的计划不是落空了么?”

“我从不打没把握的仗。”

这自信的回答,怕是只有肖纪寒这样的人才说的出口。从不打没把握的仗,所以他从接手肖氏来一直都没败过。

“就算肖先生料事如神,有些事也会脱离你掌控之中,奉劝肖先生还是别太自信为好。”叶芜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有些事本以为会如你所愿,可到头来却害了自己。

比如她,将苏家股份白白让给了张子轩,却落得个家破人亡的结果……

叶芜转身出了包厢门走在走廊上,听见走廊上有些喧哗,她抬头一看,见不远处几个女的围着张子轩。

张子轩虽脸上挂着笑容可眉间早已蹙起,可见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叶芜挑眉,踩着高跟鞋往张子轩身边走去,拉起了张子轩温柔地说:“亲爱的,你怎么跑这里了?”

张子轩抬头有些疑惑,刚才在楼下时他见肖纪寒拉起叶芜的手离开了,而在苏慕澄的葬礼上,他也见过叶芜。

“哎,这是你女朋友?”有人看了看叶芜,清秀的脸上挂着笑容,而且还搂着张子轩的手,看起来不是朋友关系,再加上那句亲爱的,更让她们认为这两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来这里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这男人都有女朋友了,难道她们还要抢么?这要是传出去她们脸往哪里搁呢?

那些女人互相看了一眼后灰溜溜地离开了。

叶芜立刻放开了张子轩的手,手挠了挠头发有些不知所措,她眯眼而笑:“抱歉,我看你好像不太想跟她们纠缠,所以自作主张了。”

“不会,谢谢你,我叫张子轩,这是我的名片。”张子轩知道眼前的人是谁,更知道她跟肖纪寒之间不可能,因为肖纪寒讨厌她!

“你好,我叫叶芜。”叶芜冲着张子轩笑了笑,伸出双手接过张子轩的名片。

董事长这三个字,刺伤了叶芜的眼。

前不久,不过还是个小小经理,如今却成了董事长,真是可笑。

肖纪寒看着叶芜跟张子轩相处融洽的模样,他本以为得给叶芜找个能接近张子轩的机会,现在一看,倒是省去他不少麻烦,他转身下了楼。

“张先生这么看着我,难道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叶芜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可怎么摸也没弄出点东西。

张子轩立即偏了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不过是看叶小姐跟报纸上报道的有些不一样,叶小姐,你就叫我子轩吧。”

温润的声音入了叶芜耳中,令得她温柔一笑:“你也别叫我叶小姐了,叫我小芜吧,今天我帮了你一次,下次你可得还回来哦,我这人不做亏本买卖。”

叶芜接过名片,张子轩也爽朗地笑了起来:“好,下次要是需要帮忙尽管找我。”

“嗯,这样算起来好像是我赚了。”叶芜蹙眉思考了会,仰头看着张子轩笑得更开心。

两人聊了会,张子轩说话的技巧把握得很好,在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没深究,反而还避开了那些敏感话题,就连刚才她被肖纪寒拉走的事他都避不提,装作不知。

若是那些蠢人,第一开口肯定会问刚才被肖纪寒拉走后怎么了?

可聪明人,是绝不会提这件事的!

“小芜,我还有点事,先走了,需要帮忙打我电话。”张子轩看了下手表,才想起今天来这酒宴的目的。

“再见。”看着张子轩的背影,叶芜伸手挥了挥,嘴里弱弱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双眼眯起笑了笑。

很好,目前张子轩对她还不反感。

见张子轩离去,叶芜看了一眼名片,嘴角噙起一笑。

肖纪寒选她合作是个正确的决定,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她更了解张子轩跟乔安的了!

 

《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第十章

叶芜转身,往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一进洗手间,身后也跟着两个女的。

透过镜子,看着这两人也不像是来上厕所的,而她们双目盯着她,嘴角意味深长的笑容。

叶芜很肯定不认识眼前这两人。

叶芜关上水龙头,笑看眼前两人:“两位该不是觉得无聊专门跑到这里来找我聊天的吧?”

洗手间内只有她们三个人,看来她们两是专门来守着她的,可真有意思。

“我们不过是想来教你怎么做一个后辈。”高挑长发的女人呵了一声,不屑地看着叶芜。

她冲着身旁较矮的女人使了个眼色,两人踩着高跟走到叶芜身边,一人推了叶芜一下,令得她跄踉地后退了一步,那较矮的女人立刻揪住叶芜的头发往洗手间内拖去。

那伸手的一幕,令得叶芜想起了乔安那狰狞的面孔还有那双还得她流产的手!

“放开!”叶芜冷声说,清冽的眼扫向这两人,她们一人抓着她的手,一人拽着她那墨黑色的发。

见那人不放手,叶芜头一低,张开嘴狠狠地咬在了那女人白皙的手臂上,疼得那矮女人啊地一声,狠狠地揪起她的头发,头砰地一声撞在了墙壁上。

“你个贱人。”一掌,啪地一声甩在了叶芜脸上,火辣辣地。

“解决了没?”又一人从洗手间走了进来,叶芜抬头一看,是叶霜那群朋友之一!

方玉萱!

方玉萱手中提着一桶水,她本来想等酒宴结束后再整一整叶芜的。

可一想到她说的那番话,她就气不过。

“萱萱,就是收拾这个婊子罢了,哪里用用得着你自己出手呢。”高挑的女人见到方玉萱,有些巴结的意思,连语气都软了几分,似乎不敢得罪她。

看来这次主导的应该就是方玉萱了。

方玉萱哼了一声,看了眼叶芜:“收拾她,还得我亲自来,你们让开!”

两人一听立即从那狭小的洗手间内离开,方玉萱提起水桶,一把泼在了叶芜身上,而后将桶也顺带丢进厕所内,关上洗手间的门,用扫帚别住门把。

洗手间内响起了三人的笑声,随后只听见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而洗手间外面,却放着一个正在维修的标志……

叶芜手碰着通红的脸,嘶了一声,嘴里却挂着阴狠的笑容。

那些人未免也太幼稚了,长这么大了竟然玩这种小学生玩的把戏,看来她们只长了身子不长脑子。

等她出去了,绝对礼尚往来陪她们玩一局大的!

就是不知她们玩不玩得起了!

她的包包跟手机在外面,想要打电话求救那是不可能的,纵然手机在身,打了电话也不会有人来救她,毕竟里面只有叶家人的号码。

叶家那些人早已将她当成叶家的耻辱,恨不得她早点死地好,若是听见她被困在洗手间内,应该拍手叫好才对。

叶芜看了湿漉漉的一身,水珠不断往下滴,寂静得她只听得到水滴落的声音。

粉色的裙紧贴着身子,婀娜的身段,内里若隐若现。

她弯下身子,手握着底下的长裙,撕拉一声,将长裙撕成了只到膝盖的短裙。

这碍眼的裙子,她早就想卸了。

酒宴中,肖纪寒扫了周围一眼,只看到了张子轩一人下来却不见叶芜。

“我看那婊子今天儿是出不来了。”较矮的女人搂着方玉萱的手,巴结地说。

“那是,谁叫她惹到我们萱萱呢。”

三人从肖纪寒身边走过小声讨论。

“萱萱刚才那桶水泼的可真解气,那婊子还咬了我一口呢。”矮个子的女人嘟了嘟嘴恶狠狠地说,她现在手上还留着牙印呢。

三人的笑声渐渐从肖纪寒耳边离去。

他手摩挲着酒杯,听着眼前的人说话,蹙眉思考,对眼前男人说的话却有些些心不在焉。

“肖总,肖总?”眼前的男人叫了两句,肖纪寒回过神来冲着眼前的人笑了笑,说了声:“抱歉,严总,我先失陪下。”

肖纪寒将红酒放到酒保的托盘内,转身便往二楼去了,令得跟他交谈的人有些错愕,想叫住肖纪寒,可人已跑没影了。

他见过中间那个被叫萱萱的女人,就是刚才围在叶霜身边的女人!

而她们嘴里说的那个婊子,肖纪寒猜测有可能是叶芜。

肖纪寒扫了走廊一圈,却没看到半个人影。

直到他路过洗手间时,才发现外面放着个正在维修的牌子。

肖纪寒挑眉,京都酒店内的维修措施一向很好,何况这次是他亲自监督的,就算有维修也应该有人告诉他才对,可他却没收到半点消息。

肖纪寒打开洗手间的门,里面水声滴答,却见一个包包放在洗手盆上,而内里空无一人。

这包包他很眼熟,简单朴素,小巧而不华丽,是叶芜的!

肖纪寒扫了一眼最后一个洗手间,门是关着的,他缓缓走到洗手间前,抽掉那扫帚,开门。

叶芜湿漉漉的头发挡在了她那张清秀的脸上,衣服紧贴着身子,春光外泄,长裙也被撕成了短裙,到膝盖处露出白皙的大腿,而她一只踩在马桶盖上,另一只脚踩在了左边门墙上,双手扒着墙上面,跟做贼一样。

肖纪寒那张面瘫的脸突然噗嗤一笑,手捂着嘴,另一只手环着肚子。

叶芜冲着肖纪寒眨了眨眼,突然觉得有些活见鬼了,这面瘫男竟然会笑!

她本想从马桶盖上下来,无奈脚下一滑,整个人往肖纪寒身上扑去。

“快让……”

后一句话还未说完,她整个人便先扑了过去,本以为会摔成肉饼,岂料撞入一个结实的怀中。

手穿过她手臂搂着她细小的腰,现在本是夏季,但那双手的温度却如冰冷无比。

令得叶芜有些怀疑,这人是否还活着。

淡淡的香味从叶芜身上传来,肖纪寒虽有些洁癖,但此刻他却不讨厌全身湿漉漉的叶芜。

他放开叶芜,将外套脱下披在她身上。

一看叶芜这狼狈的模样,便知道她被人整了。

不过有人敢在他开的酒宴上整人,可真有胆。

巧呀的《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就可以了哦~

喜欢契约成婚总裁大人太嚣张相关小说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大乐神完本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全本资源 张日月 都市之终极狂兵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免费阅读-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小说阅读完本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小说在线阅读(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最新章节-(昭昭)作品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紫鸢小说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