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莫心修子扬小说-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小说最新试读章节预览

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是由秦歌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型的小说,秦歌的《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讲述了吴莫心修子扬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吴莫心修子扬全文免费阅读!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小说节选:她被害入狱,在监狱里,她生了他的孩子。他却以为她为了钱不辞而别。等她重见天日,却发现自己的孩子患了绝症…“你不是需要钱么?一次十万”他说…“好”她绝望的闭上眼睛,再抬眸却是异常的坚定。“吴莫心,你真是...
吴莫心修子扬小说-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小说最新试读章节预览

吴莫心修子扬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4章配型

"双亲是骨髓配比几率最高的!"

修子扬用冷若冰霜的声音说着例行公事的话语。

他不得不承认,看着吴莫言那副丢了魂的模样,他的心里也跟着缺了一块似的难受。

他能感受到眼前女人的绝望,只是她在绝望时选择依偎的肩膀是那个男人却不是自己。

越想着,脸上的表情就越来越冷,吴莫言现在沉浸在悲痛之中,根本无暇顾忌修子扬脸上的表情。

"去做配型吧!"面无表情的将诊疗单甩在二人面前,修子扬没有任何犹豫的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可,看着言杰楷揽着她已经瘫软的肩膀离去的样子,他还是嫉妒的发狂。

"哗啦!"

他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血压仪和体温计的水银崩在光洁的瓷砖之上,一颗颗的弧面上都映着他嫉妒愤怒到变得猩红的眸子。

----

领取化验结果的仪器边,一个女人哭的撕心裂肺,五官因为痛苦而变的扭曲。

为什么…

吴莫言的泪水已经滂沱而下,此刻,她的世界真的彻底轰塌了,作为千儿的亲生母亲,她的骨髓检测结果竟然是不匹配!

蹲躲在墙角,她将检查结果狠狠的攥在了手里,不停颤抖的肩膀宣告着她的无助。

"子扬,你听…"

刘西泽刚从吴莫言旁边路过,那般凄楚听的他都有些眼眶泛酸,不过作为医生,生离死别倒也见的多了。

"听?"

修子扬停下正在写报告的手,好奇的问道。

从专注中回过神来的他隐约听到一声声绝望的垂泣。

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是吴莫言!

"真是可怜啊…啧啧!"

不等刘西泽发完感慨,修子扬已经飞奔向走廊,任凭旁人错愕的眼光如何扫视,他还是不断的向吴莫言的方向靠近。

"莫心,不哭不哭,会有办法的…"

言杰楷先修子扬几步赶到了吴莫心旁边,他跪坐在地上,用力的将吴莫心搂在了怀中,任凭她的鼻涕眼泪都蹭在他的身上。

那泛白的薄唇不断的柔声说着安慰的话,眼泪却无声的流了下来。

好一副夫妻情深!

修子扬的嘴角抽成了一条直线,转身漠然离开…

"子扬,你?"

看着修子扬每一步都走出愤怒的声音,刘西泽充满了不解。

这几天,修子扬总是魂不守舍,还时不时的发些无名的邪火,以前他虽然为人冷漠,却也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沉稳男人。

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他变化如此之大?

"你就这么喜欢赖在别人办公室么?"

看着刘西泽还在做患者的位置上,修子扬的火窜的更高。

感受到办公室突然袭来的寒流,刘西泽慌忙起身,摸着后脑勺道:"子扬啊,你这空调开的实在太大了…那个,我先走了…"

边说着还边随手将他的空调调高了几度,他是修子扬唯一的朋友,倒是不在意他这样异常的反应,只是…

好奇!

--

"妈妈,我已经好久没见到爸爸了…"

刚结束化疗的言千千虚弱的躺在床上,眨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哀求着吴莫心。

"千儿,爸爸出差了,等爸爸回来你就看到他了。"

在她入狱的这几年,千儿一直是言杰楷一手带大的,这还是第一次离开言杰楷身边。

吴莫心边说边把亲手织成的毛线帽戴在千儿的光头上。

"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我好想去学校"

"千儿乖,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出院回家去上学。"

 

 

第5章请你帮忙

"妈妈,我的病能好么?小优她…"

"妈妈的千儿一定会好的!"吴莫心坐在千儿床边,疼惜的摸着他有些冰凉的额头。

言千千说的那个小优,前天刚刚因为一直没找到合适的骨髓夭折了,小小的孩子并没有对死亡的敬畏,可却已经懵懂的知道生离的可怕。

吴莫心的眼泪控制不住的往下掉,言千千看了赶紧伸出稚嫩的小手,轻逝掉她脸上的泪水道:"妈妈不哭,千儿一定会痊愈的。"

言罢,他转动小脑袋瓜,对着站在门口的修子扬问道:"叔叔,我是不是快好了?"

吴莫心这才察觉到修子扬的存在,慌乱起身,浅浅点头问好:"修医生。"

同样点头示意的修子扬心里没比她好受多少。

看着这个为钱背叛自己的女人备受煎熬,他不是应该高兴么?为什么他却难受到不能自已?

尤其是当他看到言千千那张和吴莫心几乎一样的脸时,那五脏六腑总是纠着难受。

"嗯。"内心的波澜并没有影响到脸上冷漠的表情。

"叔叔,是吗?"见修子扬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话,言千千挣扎着起身,眼神热切的看着修子扬。

"是的,只要动了手术,你就可以回家上幼儿园了。"

得到修子扬的肯定,言千千立刻笑开了花,用头蹭着吴莫心的手道:"妈妈,你听到了么,修叔叔都说了,妈咪不要伤心,千儿好了我们就回家,和爸爸一起一家三口在一起。"

"好,千儿最乖了。"擦干眼角的残泪,吴莫心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不过就是例行查房,可修子扬却怎么也说不出专业的术语,或许是言千千那句一家三口在一起,刺痛了他的心,转身便离开了病房。

"修医生,请您等一下。"

吴莫心快步追上修子扬的步伐,拦住了他的去路。

"有事?"

如果是关于言千千病情的话,那修子扬无话可说:"你的配型没有成功,就让你男人去再做一次,父母的配型成功率是最高的。"

冷冷的扔出这句话后,修子扬绕开了吴莫心,继续向自己的办公室方向走去,他的两只手用力的攥成拳头,随时都有可能砸在旁边的墙上。

"等一下!"谁知,吴莫心却一溜小跑跟在了他的身后,道:"有空聊一聊么?"

"聊?吴莫心,你觉得我和你还有什么可聊的么?"

"能不能请你去做一次骨髓移植的配型?"吴莫心咬紧了嘴唇,声音细如蚊鸣。

修子扬只觉得大脑嗡嗡直响,青筋已经布满额间,压低了声音,反问:"吴莫心,你还要脸么?让我去为你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配型?"

这个女人就是在变相践踏他对她的感情,这句话落在他耳朵里就是赤裸裸的讽刺!

低头看着吴莫心,她那双黑眸噙满了泪水,脸上写满了哀求:"求求你,去做一次吧!"

"凭什么!"修子扬愤怒的低吼,如若不是在医院的走廊里,他怕是会真的咆哮出来。

吴莫心在他的面前永远都是这样,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而修子扬也乐在其中,从不曾拒绝过她任何的要求。

只是这一次,凭什么?

 

 

第6章交换条件

"凭……"

"吴莫心,你知道每天我要接诊多少败血症的孩子么?难不成每一个都要我来承担责任?你当我是什么?活佛在世么?"

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迸射出两道剑一样的寒光,打在吴莫心的身上让她无处遁形,他说的没错,言千千名义上可是她和言杰楷的孩子,她凭什么让他去配型?

可……

此时,吴莫心已经将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腥甜的味道不断的窜入口中,让她不由得清醒了起来,她抬起头,再次鼓气勇气:"我求你……"

"滚!"

吴莫心能清楚的听到修子扬那将后槽牙咬的磕磕作响的声音,这一声咒骂让她彻底想清楚自己此刻的行为有多么荒谬。

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看不清楚修子扬的表情,却能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那凝霜般的寒气,仓皇的鞠了个躬后,转身就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她不能回病房,生怕看到千儿那张日渐惨白的脸。

修子扬就站在原地,怒目圆睁的看着跑远了的吴莫心,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言千千现在的状况,如果一个月内不进行手术,怕是那条幼小的生命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她不记得自己是用怎样的速度逃离修子扬那两道骇人的目光的,只记得自己钻进洗手间的空位里之后就快速的反锁上了门。

就这样如同一个囚犯一样把自己关在窄小的空间里,此时的她觉得自己无能到了极点,五年,没能陪伴千儿长大,好不容易出来了,千儿却又染上了重病。

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化疗只是维系千儿生命最低劣的手段,换骨髓才是唯一的方式,可千儿的生父是修子扬啊!她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说服修子扬让他来做配型,只知道不能让他知道千儿是他的孩子。

绝望再一次笼罩在了她的身上,那眼泪就这样不值钱的落在了地上,甚至连一声回音都没激出来。

--

她不记得她躲在卫生间哭了多久,许是母子连心,当想到病床上的千儿还在等她回来的时候,吴莫心才终于调整好情绪,走出了空无一人的洗手间。

因为太过于悲怆的缘故,两只脚似乎一直在棉花上游走,毫无力道,当她回到病房的时候,却看到千儿已经沉沉的睡去,那道熟悉的背影正拿着病历本写着什么。

"你就是这样当母亲的么?把重病的孩子一个人扔在病房这么久?"修子扬看着吴莫心那双红肿的眼神,隐隐心痛,却还是低声叱责。

吴莫心不语,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千儿身边:修子扬不同意配型,她该怎么办……

一切似乎陷入了死胡同里,毫无转机可言。

"跟我出来!"

修子扬见不得她这幅样子,伸手拉着她的胳膊就来到了病房外,冷声道:

"你就那么想要我去配型?"

闻言,吴莫心暗淡的眸子忽然亮了一下,急迫的说道:"只要您愿意,我什么都愿意答应。"

"如果我让你陪我睡呢?"

 

 

第7章好

讽刺的话语如同子弹一样打在了吴莫心的心坎之上,睡?

"什么?"

"陪我睡一晚,明天我就去配型!"

比起吴莫心脸上扭曲的表情,修子扬倒是坦荡的多,一张脸上除了对吴莫心的蔑视,再无其它。

"好。"

吴莫心咬了咬牙,只要修子扬答应去配比骨髓,睡一晚又如何?

等到修子扬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愤恨走回办公室之后,遭殃的又是那两个患者专属的椅子,他抬起隐没在白大褂下的长腿,狠狠的将两个椅子踹翻在地。

"子扬?哎?椅子又怎么招你了?"向往常一样,刘西泽旁若无人的直接推门而入,正好撞见了修子扬发泄,笑着调侃道。

"看不顺眼而已!"懒得和刘西泽做过多的解释,修子扬转身褪去身上的白大褂,整齐的挂在旁边的衣架上,说道:"晚上帮我值班。"

"帮?"

自己没听错吧?

一向吃住都在医院办公室的工作狂修子扬今天晚上竟然要出去,而且还用了"帮"这个字?

真是让他这个好友兼同事有些受宠若惊。

刘西泽一屁股坐在了修子扬的椅子上,一脸错愕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不动如山的男子:"太反常了,太反常了!"

"行了,我走了。"

说完,便迈着大步离开了医院。

刚才接到夏明明的电话,让他去机场接机,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若是平常,他一定会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只是,现在他多一秒都不想在医院呆着。

自己挚爱的那个女人,没日没夜的守着那个她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刚才还竟然为了这个孩子答应他荒谬的请求。

一想到言千千手术过后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他就愤怒的抓狂。

吴莫心就那么爱那个男人么?

爱到肯为他的孩子放弃尊严,即便是和他上床也不为过?

"子扬,你想什么呢?从我回来就盯着墙角发呆?"夏明明随性的窝在修子扬家的沙发里面,将绑的高高的丸子头拆下,一头红色的长发瞬间垂下,如同一个美丽的瀑布。

这动作,像极了五年前的吴莫心,她也喜欢到家里就散开头发,她说,她不喜欢任何束缚。

"没什么。"

修子扬回过神来,不敢再看向沙发的方向,越看越会想起当时吴莫心在家时候的样子。

"冰啤酒,谢谢。"

"很晚了,一会我送你回家。"修子扬并没有恩准夏明明的要求,而是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递给了她。

"我不走,就住这。"接过可乐,夏明明不满的撇撇嘴,起身自己动手拿了一罐啤酒。

"不行。"

修子扬斩钉截铁的拒绝道:"刚回国,不应该回家看看父母么?"

在他的心里,这是吴莫心和他的家,怎么能随意让一个女人住进来?

五年了,他还是忘不了那个只喜欢钱的女人么?夏明明看着修子扬充满防备的表情,眼神里闪过一丝没落。

她岂会不知道修子扬对吴莫心的用情至深?只是她这次回来,不就是要放手一搏的么?那个女人可以的,她夏明明为什么不行?

"我跟他们说过了,今天我就住在你这,干嘛?又不是没住过。"夏明明仰起头,咕咚咕咚的灌着凉爽的啤酒:"有你在我身边真好!"

"那我走。"

 

关于吴莫心修子扬的小说《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喜欢微风轻轻起,我只喜欢你相关小说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大乐神完本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全本资源 张日月 都市之终极狂兵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免费阅读-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小说阅读完本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小说在线阅读(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最新章节-(昭昭)作品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紫鸢小说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