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薄沐靳主角的小说《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大结局无删节

《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是对三酱大大的小说,大结局已出等你来观看孟晚薄沐靳最后是悲还是喜,来抢先看精彩内容:前世,她被老公、“妹妹”害死。重生一世,她碰上了手段狠戾的薄三爷,抱上大腿夺回属于她的东西……可是,薄三爷怎么跟传闻中的不一样呢?你,你别过来,这是我的床……...
孟晚薄沐靳主角的小说《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大结局无删节

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全文免费阅读

《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第12章 手撕林馨

“我……我……”说到资格,林馨想到二人结婚的事情,有些底气不足的说不出话来。

一开始岑欢是不太想和这个没脑子的说话,可是转念一想,他现在不让自己上去,自己也没有办法守在薄沐靳的身边。

自己反正是要在楼底下等薄沐靳的,闲着也是无聊,看到主动送上门的消遣时间的人,不玩也是白不玩啊!

岑欢立马把主意打在了林馨的身上。

看到岑欢突然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林馨心里面有些毛毛的:“看什么看啊!你有什么好看的?”

听到林馨这么说,岑欢收敛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没有,我只是在想,是不是梁静茹给你的勇气?”

岑欢说完以后抱着手,围这林馨打转,打量的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什么勇气?”听到岑欢突然这么说,林馨有些莫名其妙的。

“你一个来纠缠我老公的第三者。

”岑欢说完以后,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哦,不对,不能用第三者这个词,应该是说追求失败者。”

“你!岑欢你这个臭女人!谁允许你这么说我的?我和薄沐靳哥哥,我们两个是青梅竹马,你才是那个万恶的破坏者。”

林馨平时在家里面任性,娇惯惯了,哪里被人这么对说过,突然有些不知道怎么说。

“哼,看起来你也没有多大的本事啊!今天就让我来手撕你这个真正的坏女人”岑欢在心里不屑的说着。

“青梅竹马又怎么样?你的薄沐靳哥哥还不是被我给睡了?告诉你吧,你没机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死了这条心吧!”岑欢霸气的宣布着。

听到林馨说从小陪薄沐靳一起长大,岑欢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看着林馨这二百五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知道她心里是看不起薄沐靳的,对薄沐靳有些心疼。

“你这个臭女人!你别瞎说了,他才不可能和你说了呢。”

听到二人一起睡觉的事情,林馨接受不了,生气的大吼着。

看到林馨不想听,正中岑欢的下怀,你不想听,我偏要说给你听。

岑欢好像听到什么十分可惜的话一样,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用十分可惜的语气说:“我不仅和他睡了,我还要对他负责呢。”

林馨看着岑欢这么洋洋得意的样子,恨不能上去把她的脸撕个稀巴烂。

林馨捏着拳头的手,忍不住加大了力气:“你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你还要不要脸?你不要污蔑我的沐靳哥哥,他可不可能看上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了。”

岑欢也看到了林馨紧紧捏起的拳头,默默的后退了一步,话里的语气越发的慵懒了起来。

“哦?是吗?他看不看的上是他的事情好像和你没有关系吧!”

岑欢轻声笑了一声,语气里面藏不住的轻蔑和嘲讽。

两个人的争吵,把刚才转身要离开的保安吸引了过来,本来还在空旷的公司门口,随着午饭的时间到来,吸引了大批准备下班去吃饭的人过来围观。

没过一会儿,薄沐靳的公司楼底下就围了一大群人。

就在岑欢准备再次出击的时候,薄沐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喂!”看到薄沐靳打过来,岑欢立马兴奋的接了起来。

听到岑欢那么高兴的语气,薄沐靳顿了顿,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里多一些凌厉和尖锐:“你们两个给我上来,不要在楼底下丢人现眼的。”

薄沐靳看起来好像有些生气了。

“哦,知道了,我们两个马上就上了。”

刚才还在气焰嚣张的岑欢,接了电话以后,那气势被减弱了大半。

薄沐靳也没有管对方有没有听清楚自己的话,就直接了当的把电话给挂了。

“我老公让我们一起上去。”

看到林馨一副想听电话那头和自己说了什么,却又拉不下脸,凑过来听的样子,觉得十分的搞笑。

“哦……”听到岑欢这么说,林馨也有些高兴,“不对!什么是你老公,那是我的沐靳哥哥。”

林馨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反驳岑欢的话。

这一次保安没有再继续的拦写岑欢,岑欢看着保安,露出了十分欠揍的表情,一副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继续拦我的样子?

两个人走到了薄沐靳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还因为谁先要挤进门去,在那推来推去的,最后两个人一起挤了进去差点摔在门口。

这一幕被薄沐靳全部的尽收眼底,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你干什么!这是我老公的办公室?”被挤的岑欢有些不爽的说着。

“什么你老公!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听到老公二字,林馨再一次成功的炸毛。

“哼。”

岑欢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的和她争论下去,直接走向了薄沐靳。

看到岑欢的动作,林馨也不甘示弱的和他一起走到薄沐靳的身边。

“老公,你累了一天,现在我来了,你就不要再继续的看文件了。”

为了争一口气,岑欢用甜到发腻的声音和薄沐靳说。

薄沐靳看出来岑欢耍的把戏,也没有说什么,反而挑眉看着她。

看着薄沐靳不反感自己这个样子说话,岑欢胆子又加大了不少,直接把他手里的文件给合了起来。

岑欢若无旁人的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以后,发现薄沐靳只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也就继续的绕道薄沐靳背后,接过轮椅,推着他前行,把他推倒休息室里。

看到岑欢去推薄沐靳,林馨也不刚示弱的,准备去接手,没想到岑欢直接放手了。

“老公你忙了一天了,肯定累了,我给你擦擦汗吧。”

岑欢说完就伸手去擦薄沐靳那脸上并不存在的汗。

坐在轮椅上的薄沐靳,看了岑欢一眼,眉心皱了起来,却没有推开岑欢的手。

“你放开!”

林馨看到这个岑欢的动作,直接伸手把岑欢的手给打开了。

突然被打了的岑欢瞪了林馨一眼,并不打算和她计较,打算给她气个半死,直接坐到了薄沐靳的腿上,还把薄沐靳的手拉到自己的腰上围着。

 

 

《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第13章 还不走

看到这一幕的林馨,眼睛都瞪大了,说话也说不利索。

“你……你你……你给我放开!”

林馨指着岑欢那不安分的手暴跳如雷的说着。

“哦?放开啊?”

岑欢看着林馨生气的样子,心情大好,更加的想要戏弄她。

岑欢说完以后,双手搂在了薄沐靳的脖子上,整个人十分暧昧的向薄沐靳靠近:“这样吗?”

岑欢说完,挑衅的看着林馨。

林馨看到岑欢如此的厚颜无耻,想要去把岑欢的手,从薄沐靳扒拉下来,却被薄沐靳一个眼神悠悠的飘了过来,那散发出来的气场,结结实实的让林馨打了一个冷颤。

林馨气结,又没什么没办法,只能咬紧牙关,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心底的怨气,才能不让自己当场甩手走人。

“怎么,林小姐还想继续看下去吗?”

看着林馨努力让自己不生气发作的样子,岑欢就开心的忍不住继续刺激她,冲着林馨洋洋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哼!沐靳哥哥,我是来和你道歉的。

”林馨选择忽视岑欢。

“不用。

”薄沐靳看都不看林馨一眼直接拒绝了。

面对薄沐靳的态度,林馨真的很想让自己不要生气,可林馨越想,心里就越气,到了最后气的胸口都隐隐的疼了起来,连握着拳头的手,都瑟瑟发抖了起来。

“沐靳哥哥,我真的是来道歉的。

”林馨以为薄沐靳还在生气,继续的说到,“我不是真的想说那样的话,我只是在气头上,我……”

听到这里,岑欢不屑的打断了林馨还想继续说的话:“切,林小姐,我们夫妻两个真的有事,你没事就走吧。”

岑欢不想让林馨再说出薄沐靳是残废这样的话,这对薄沐靳的伤害有多大,就算他不表现出来,岑欢也知道他心里肯定不好受。

“我在和沐靳哥哥说话,这里有你说话的的份吗?这里能让你这种疯狗乱叫吗?”

林馨一开始和岑欢的对战中,就处于下风,现在在薄沐靳的面前,岑欢还如此的神气,。

薄沐靳也没有拒绝岑欢的亲密举动,可是对于自己的态度却如此恶劣,让林馨有些不管不顾了。

“我的妻子能让你随便诋毁?”

薄沐靳在说话的时候,抬起指尖,敲了敲轮椅的扶手。

林馨恶狠狠的盯着岑欢说,冷不丁的听到薄沐靳的话吓了一大跳,而

薄沐靳敲击的声音,一下一下的落入林馨的耳朵里,打在她的心里。

“还不走?”薄沐靳催促的语气里带了几分的不耐烦。

滚……虽然林馨是说错话了,这也伤害到了薄沐靳的自尊……

林馨是这样认为的,可薄沐靳毫不客气的话语,让林馨十分的难堪。

在家里林馨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从小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眼泪瞬间就下来了,泪流满面的对着薄沐靳说:“沐靳哥哥你选择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你一定会后悔的!”

听到薄沐靳如此的维护自己,让岑欢愣住了,岑欢不知道为什么薄沐靳这个人前后的反应怎么那么大。

可是不管怎么样,一想到自己以前被折磨的时候,也多么的想找一个人可以来维护自己,让自己可以依靠,而现在薄沐靳自动维护自己,让岑欢很感动。

人就是这个样子,受的苦难多了,从来的不到一点点的好意,突然的到别人对自己的好,就能够很容易感动,并且能记住很久。

“下去。”

薄沐靳的眉宇之间挂着浅浅的怒气。

“啊?”

还在沉浸在薄沐靳维护自己的兴奋当中的岑欢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薄沐靳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啊呦!”

就在岑欢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已经被薄沐靳一把给推倒在地上了。

薄沐靳虽然脚走路困难,可是该有的上肢锻炼却没有少,而且岑欢因为呆住了,并没有紧紧的搂着薄沐靳的脖子,就被薄沐靳轻松的推倒在地上。

面对薄沐靳十分粗鲁的行为,而且没有一点点想要怜香惜玉的念头,让岑欢完全的震惊了。

听到岑欢的惨叫,薄沐靳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可是很快就消失不见,连薄沐靳自己都没有发现。

看着岑欢好像没事,薄沐靳把轮椅退后了一步准备离开。

岑欢还来不及揉自己被摔痛的屁股,就发现薄沐靳要准备离开,所以立马眼疾手快的抱住了薄沐靳的大腿,询问的说:“你要干什么去?”

没有想到岑欢会突然抱住自己的腿,因为没有准备薄沐靳差点从轮椅上摔了下来,而岑欢也感受到轮椅的力量立马的去用自己全身力气扶住轮椅,才没有让轮椅倒了下来。

“放手,我要去开会。”

薄沐靳俊朗的眉宇间,有了一抹不屑,开口的语气,带了浓重的戾气。

岑欢被薄沐靳强大的煞气给吓到了,手也下意识的把薄沐靳给放开了,开口说话的时候,战战兢兢了许多:“哦,好!”

看着岑欢放手,薄沐靳立马面无表情的从一旁继续准备离开。

“等……等一下……”岑欢有些害怕和薄沐靳的眼神对接,不敢直视薄沐靳看过来的眼神,而是垂头看着自己的手。

“能不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岑欢十分可怜的说着,说完以后眼睛的泪水也低落了下来。

薄沐靳俊美非凡的脸上,透露出丝丝缕缕的青白的颜色,可能是经常待在家里,不出去晒太阳所导致的,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种冷森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慢慢的溢了出来。

看着薄沐靳好像在发火的边缘,岑欢立马解释了起来,“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问误会,我只是想说,你可不可以开完会来办公室接我,我保证在这里乖乖的等你。”

岑欢在解释的时候,偷偷的看了看薄沐靳的脸色,忐忑不安的继续说:“好不好嘛。”

生怕薄沐靳会拒绝自己,岑欢小心翼翼的看着薄沐靳。

 

 

《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第14章 去医院

“嗯。”

看到岑欢可怜兮兮的样子,薄沐靳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的就答应了岑欢。

“好的,那你快去吧。”

听到薄沐靳答应了自己,让岑欢十分的开心,立马用手胡乱的擦了擦眼泪,从地上坐了起来乖巧的坐到沙发上,一脸笑意的看着薄沐靳。

岑欢害怕薄沐靳厌烦自己,然后就这样不要自己,那这样就会失去自己的靠山,从此没有人可以依靠。

一想到这里岑欢就觉得很可怕,现在自己的处境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而且以后还想要依赖薄沐靳这座大山去给自己报仇,所以现在千万不能让

薄沐靳抛弃自己。

就算只是一个嗯字,而且还是从脖子里哼出来的,可是就算如此也足够让岑欢激动了。

看着岑欢这个样子,薄沐靳没有任何的表示,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而岑欢经过今天和林馨的事情以后,有些精疲力尽,慢慢的躺在沙发上,准备休息一会儿。

“人到齐了没有?”

从自己的办公室离开了以后,薄沐靳对着员工的话,前一秒落定,后一秒就会议室的门就被推开,一声清冷的声音随着传来。

忽然传来的声音,让整个原本吵闹的会议室里,突然的安静下来,随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转头,冲着会议室的大门看去。

穿着一身黑色简约西装的薄沐靳出现在门口。

很快,薄沐靳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会议桌前。

整个会议室的人,这个时候才陆陆续续的回过神来,大家下意识地纷纷站起身开口向薄沐靳喊道:“三爷好”

薄沐靳仿佛没听见一样,根本没理会一屋子她们的问好声,径自的走到自己座位跟前停了下来。

薄沐靳没开口说话,而是率先低头,去看自己桌子面前的文件,他看了约莫十秒钟的样子,才将视线往上移,落到了众人的脸上。

薄沐靳的脸色并不是特别的好看,漆黑的眼底有着明显的不悦浮动着。

大家看到这个样子的薄沐靳心里纷纷叫苦,不知道谁惹薄沐靳不开心了,而今天在薄沐靳的面前要小心翼翼,不能去触霉头这样的念头在每个人的心里。

而有些害怕的人,此时此刻已经开始出汗了,也导致了今天一整天大家的工作热情十分高战。

一开始薄沐靳还能在心里想起来岑欢在自己面前那张因为哭过,而显的楚楚可怜的脸,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惦记对自己有些生气。

到了后来的时候,公司里面有人因为紧张在工作上出现了问题,薄沐靳慢慢的就全身心的投入工作的状态里去。

到薄沐靳忙完的时候,已经到了后半夜了,薄沐靳经常这样,一忙工作,就不管不顾的,这也就解释啊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就能有现在的成就。

“扶我回去。”

薄沐靳看到今天的事情差不多都忙完了,动了动有些酸痛的身体。

“三爷需要帮你准备晚饭吗?”

啊声打电话回去的时候,听到家里的管家询问着。

“不用。”

薄沐靳看了一眼电话,有些疲惫的回答着,说完以后从一旁拿起毯子盖到自己腿上,一副不想再多说什么的样子。

啊声把薄沐靳扶回去以后,薄沐靳已经累到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另一边,岑欢晚睡到自然醒的时候,自己到了天黑,公司里面的人都走光了,保安害怕发生火灾,就把电给关了。

害怕的岑欢不知道,掏出手机准备照亮去开灯的时候,才发现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手机早就没电了。

“怎么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没电了!”岑欢看着完全开不了机的手机生气的说着。

再一次尝试开机失败以后,岑欢生气的把扔到了一旁,整个人都卷缩着抱成了一团。

在黑暗里所有不好的记忆都如潮水般涌现了出来,也是这个时候岑欢才发现原来自己害怕黑。

前世那不好的记忆全部都跑了出来。

岑欢想起,前世不甘心的自己,才开始被自己所谓的妹妹绑架的时候。

关着自己的地方,整个都是黑暗的,见不到一点点的光,也看不清楚周围,只听见好像是老鼠爬过的声音,嘻嘻索索的。

而岑欢又一次咬紧牙关,去摩擦捆绑着自己手腕的绳子,一道钻心的疼,从她白皙手腕的伤口处,瞬间蹿遍她全身,疼得她闷哼了一声,额头有冷汗冒了出来。

她屏着呼吸,等了良久,才等到那道疼痛减缓,她很想让自己再去忍着疼摩绳子,可她的手腕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一般,怎么动都动不了了。

绝望仿佛潮水般,彻底将她淹没。

岑欢眼底的那抹坚韧,慢慢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伤。

岑欢觉得怎么又被抛弃了,上辈子自己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妹妹和丈夫的事情,怎么就沦落到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虽然对于两个人有滔天恨意,可是一想到上辈子被折磨的事情,而且是没人救自己的绝望,而岑欢这本来就有心脏病,很快孟晚就发作了起来。

没有习惯带药的孟晚很快就疼的昏了过去。

而薄沐靳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醒了过来,想起岑欢好像还没有回家,连忙把阿声叫了进来。

“扶我去公司。

”薄沐靳有些着急的穿着衣服对啊声说。

等两个人好不容易感到公司的时候,薄沐靳进去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就看到岑欢一个的卷缩在沙发上。

岑欢觉得自己很累很累,累的根本睁不开眼睛,也不想动。

她就继续干巴巴的继续躺在沙发上,慢慢的她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身体开始冒冷汗,呼吸好像也变得越来越吃力,还觉得有些喘不气来。

 

对三酱的《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辣妻重生三爷轻点宠》就可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