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精彩小说完整版 厉风行闻璐

关于厉风行闻璐的小说完整版《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墨云归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下车前,厉风行将笔记本递给秦助理:“人我约好了,你晚上去趟费城,跟Sisley在亚洲区的执行官把合同签了。”秦助理心领神会,笑眯眯道:“好的,厉总,那明天公司见。”厉风行拎着蛋糕下车。...
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精彩小说完整版 厉风行闻璐

《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第7章 离婚吧

厉风行拧眉,但记忆中那个温柔如水的女子,是不可能使这些小伎俩的。

应该只是习惯喷香水而已。

“那什么,厉总,我女朋友紧经常用香水,那香水我知道,是Sisley家一款叫缪斯女神的香水,听说近两年很畅销,我女朋友也买了。”

厉风行没有回话,低头忙事情。

秦助理懵逼。

厉总问什么他说什么,怎么最后厉总反倒没动作,啥意思?


关于厉风行闻璐的小说完整版《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

很快,车子到了市区。

厉风行让秦助理开车去某某蛋糕店取蛋糕,然后才回了家。

下车前,厉风行将笔记本递给秦助理:“人我约好了,你晚上去趟费城,跟Sisley在亚洲区的执行官把合同签了。”

秦助理心领神会,笑眯眯道:“好的,厉总,那明天公司见。”

厉风行拎着蛋糕下车。

他很反感那款香水,粘性那么强,在哪个地区买都行,别出现在他眼皮子下!

“先生,您回来了?”于妈没想到她跟闻璐才回来,后脚厉风行就回来了,接过了他手里的蛋糕,笑容有些勉强。

厉风行皱眉,想问什么,于妈却进屋了。

他也进屋换鞋子,隐隐听到谈话声,到客厅后,发现闻璐裹着一张薄毯子懒懒窝在沙发里,脸色很是苍白疲倦。

几日不见,女人似乎更消瘦了,没几两肉似的,眼帘微垂,眼神光暗淡,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气,没有之前的神采飞扬。

厉风行眸中闪过一丝心疼。

客厅除了闻璐外,还有一个男人,西装打扮,带着金丝边眼睛,四十多岁,拿着一份文件跟闻璐说着什么,闻璐时不时点头。

厉风行让于妈去熬点粥,脱下外套往客厅走去,出声道。

“来客人了吗?”


本书是新晋作者墨云归大大写的精彩小说

“你回来了?”见男人过来,闻璐从沙发里坐起来,薄毯子从身上滑落,露出里面的长袖连衣裙,身材消瘦的厉害。

厉风行眼神沉了沉,挨着她坐,将薄毯子给她披上,又倒了杯温水递过去,“怎么又瘦了?”

“天气热,没胃口。”闻璐道,时隔那么久又听到他这关怀的语气,眼眶有些发酸,不过这一切都来的太晚了。

定定神,她跟厉风行介绍那个西装男人:“这是张律师,擅长办理离婚纠纷。”

“厉总,您好,久仰您的大名。”律师客气地打招呼,想和厉风行握手,却见男人脸色沉的厉害,很识趣的收回手。

厉风行看向闻璐,声音冷的可怕。

“闻璐,你要跟我离婚?”

“嗯。”闻璐撇开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生怕自己触及他的目光会动摇。

厉风行眉头越拧越深:“理由。”

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这么决定一定有她的理由。

“大概是相处的久了,腻了吧。”闻璐低声道。

她爱他才嫁给他,可她忍受不了他心里有别的女人,更无法释怀那个流产的孩子。

她也有自己的倔强,与其让小三哪天登门跟她耀武扬威,她宁可先提出离婚,保留一份尊严。

胃里绞痛着,让闻璐产生错觉,仿佛是那个未曾谋面的孩子,在踢踹着她的子宫。


厉风行闻璐是本文的主角

闻璐紧紧攥着薄毯子,极力忍着。

一时间,客厅沉默的可怕。

隔了一会,厉风行高大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闻璐,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闻璐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抿了下苍白的唇瓣,低声道:“你不签字也行,分居两年,我去起诉也是一样的。”

刚说完,她捂着嘴一阵咳嗽。

厉风行离的最近,见她脸色苍白,不停地咳嗽,还有鼻血落在地毯上,立刻过去扶着她的头往后仰。

“头仰起来。”厉风行道,抽了两张纸摁在她鼻子上,手触到闻璐的皮肤,他才发现她体温很凉,额头上全是汗,像生病了一样。

关于厉风行闻璐的小说完整版《离婚进行时:厉少,轻点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墨云归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