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之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完整篇在线阅读

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完整篇登场了,半妆新作总裁的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在线阅读,主角是花流景顾芷溪,让读者能够一次性看过瘾完整篇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快来看看吧:顾芷溪偶然捡了X市叱诧风云的花大少花流景,没想到忠犬变恶狼,还咬了她回去当夫人,她从千金沦落成野种,被他高抬成了花夫人,又一朝坠入无边地狱,他寒冰的眸慑魂:你心思算尽就为了这张破纸?她也笑:当然不,我还要给肚里的那个找个新爹。...
总裁之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完整篇在线阅读

花流景顾芷溪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卷: 第16章 滞销货才需要推销

一瞬间,李志被男人敏锐的直觉吓到,后背一层层的冷汗冒上来,仍硬着头皮回道:“小姐她……很好啊。”

“无缘无故,这顾老爷怎么想起卖女儿了?”他微微俯身,手肘压在膝上,近距的逼视他,“上赶子不是买卖,滞销货才需要推销,顾小姐虽不是什么绝世美人,可是娇俏可爱,多少贵公子向往,怎的就成了烫手山芋?”

李志在那审视的目光下再难保持冷静,结结巴巴:“是,大,大小姐对花少……”

花流景笑起来,直起身将双手搭上沙发,眸中的嘲讽将人包裹的密不透风:“顾老爷是当我花流景好哄骗让我当这个冤大头?还不说实话!”

李志软一腿,便要跌下沙发。

花因博拧眉:“你这是什么态度?顾家好歹也是世家,顾老爷子当年与我还有一些交情在,即使不提这门亲事,顾家和花家也该常常走动,况且,”他话风一转,带着些语重心长,“你明年就三十了,半个正经的女人也没给我带回来,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想要孩子还不容易?您老当益壮,不如给我再生个弟弟玩玩。”

花因博一口老气险些没接上,花流景淡笑道:“况且,我花流景还没到捡个麻烦回来的地步。”

李志面上一僵,看着男人眼里凉凉薄薄的光,一时心里也弧疑不定,难道他们俩人真的没什么?可那晚上有看见的佣人都说两人举止亲密,顾芷溪回去时唇都是肿的。

正想着,迎面一道凛冽的寒光,他再不敢久呆,匆匆告了辞离开了。

李志一走,花流景弹了弹衣摆也要起身。

“你坐下,那个顾小姐是怎么回事?”

花流景停了一下,转过身看向他的父亲:“爸,与其关心这些,我更好奇流年从哪弄来的资料?”

花因博面上一冷,没好气道:“他的事我怎么知道?”

花流景挽唇一笑:“希望如此。”说完,大步的往外走去。

花因博一征:“你还要出去?”

“公司还有些事要处理,您老早点休息。”

上了车,小刘己经把资料拿了过来:“暂时看不出顾家的生意有什么问题,是不是您想多了?”

“顾青云这一步走的太急了,其中必有蹊跷,你再去查查。”

车子随即开起来。

小刘等了等,终是没忍住好奇心:“少爷,你对那个顾小姐真的没兴趣?”

那晚是他陪着花流年去的,也亲眼看着他家少爷如何逗弄那顾家大小姐,本来他还以为少爷终于想开了,准备给他领个少夫人回来了,谁知他竟然拒绝了。

花流年半垂着眸,似是休息似是在思考,路灯错落,在男人英俊的脸上划出暗彩,勾勒出深刻的线条。

“当然有兴趣。”他唇角微动,潋出淡淡的线条,“就像喜欢路边的猫猫狗狗,但还不值得我为她冒险。”

他眼里浮出一张脸,唇红,发黑,总是一脸嚣张,随即便摇头将那画面驱散了。

……

一天后,顾芷溪终于被放出来。

顾青云看着地毯上的女人。

短短几天,顾芷溪仿佛换了一个人,眉眼间再没了往昔的得意和张扬,只有一片空洞,发丝凌乱,眼圈红肿,左手腕上一道浅浅的红痕,人像是没了灵魂的木偶,被人架着也不反抗。

他转过身,李叔会意,把一个背包扔在她面前:“这里有五十万和一些你的日用品,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顾家的大小姐。”

她仿佛没听到,人还呆呆的,顾青云又说了什么她一句也听不到。

然后她被人半拖半扶着出了大门。

寒风瑟瑟,她被丢在大门外的雪地上,佣人把前包扔在她脚边:“以后不要来了。”

好半天,她才从地上爬起来,茫然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呆滞,然后她的眼泪砸下来,越流越多漫布了整张脸。

面前是她熟悉的家,可她的未来不在这了,她是谁?她要去哪?她什么也不知道……

可是生活还要继续,她咬牙,转身走了出去。

没有专用司机,她走了二十分钟才打到车。

一整天没有吃东西,她又饿又冷,刚好抬头看到一家餐厅,她埋头走进去,拿起菜单一口气点了一桌子的菜。

香喷喷的饭菜上来,勾得她馋虫直叫,随手将背包扔到一边,开始埋头吃起来,却没留意有人正鬼鬼祟祟的靠近她。

酒足饭饱,服务生过来收钱,她伸手摸向背包,却是抓了个空,回头一看,放置背包的地方己经空了。

她向来出门开名车,吃饭坐VIP,还有专门的服务生来为她服务,何曾遇到过扒手这种事,当下就蒙了。

服务生见状,面色有些不好看了,低声催促她把饭菜付了。

顾芷溪面上挂不住,虚张扬势:“你们店里出了小偷,你还好意思要我付钱?”

“小姐,我们的座位上都有贴小心扒手的字条,是您没有留意。”

“那也是你们自己把小偷放进来的!”

“您倒底有没有钱?”

眼见更多的人看过来,她面上发烫,强作镇静:“我当然有!二千块而己,我一条围巾就两万多块!这点小钱我会差你吗?”

“那您倒是拿钱啊。”

顾芷溪哪来的钱,她所有的钱都在那个背包里,现在背包里一丢,她是真正的身无分文。

就在她窘迫不堪时,一道男声在背后响起:“我帮这位小姐付了。”

她回头,见那男人斯斯文文,戴了个眼镜,她并不认识。

男人掏出钱,交给服务生,然后一脸温和的看向顾芷溪:“顾小姐吃饱了吗?不够的话再打包一些?”

“你谁啊?”她大小姐作派,认定这人对她没安好心。

男人也不生气,用手推了推眼镜:“我姓黄。有幸见过顾小姐一面。”

顾小姐这三字像针,刺得她处处不舒服,她转身,想了想,把手上一个戒指扔过去:“我不吃那个什么来之食,拿去兑了,能换不少钱。”

说完,不理会男人的挽留,一溜烟的跑掉了。

小黄哪里敢留那戒指,小心的包起来,便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什么事?”不多时,电话那端传来一道低沉暗哑的声线。

“少爷,你猜我遇到了谁?”

第一卷: 第17章 这女人太过刚烈

顾芷溪丢了背包,又无处可去,想了想,便硬着头皮回了学校。

当初因为成绩不好,顾青云又不想她走远,于是在X市本地找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她虽然办了住宿,但是一个月有大半个月都是开车回家住,因为她不喜欢寝室的同学偷偷用她的东西。

还有一个原因,顾芷柔早上了一年学,就住在她们寝室的隔壁。

她选的时机不好,走进学校时正是午休,校园里全是人,她没了名车代步,也失去了平时的风光,只能埋着头往里走,却还是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她听到有人在议论:“她真的没开车唉,所以是真的喽?”

她只能堵住耳朵,大步的往里走。

终于回到寝室,她一把推开大门,本以为寝室里没有人,却没想到里面黑压压的全是人,顾芷柔坐在正当中,一脸的泪,抬头看到她时,还恐惧的瑟缩了一下。

她一看到她,便气不打一处来,几步走上前抓起她的领口:“你还有脸来我的寝室!”

顾芷柔一副吓到的表情,拼命的缩着脖子,软声劝道:“姐,你我知道你很难过,你打我几下解解气,别去伤害别人。”

又来了,又是这副小白兔的白莲花表情,她恨极,抬手就要扇下去。

“你做什么?!”

大家不由的站起来,她被一个女人狠狠一推撞到床的栏杆上。

大家把顾芷柔挡在身后:“本来我们还不相信,原来都是真的,你在家里欺负她,到学校了还不放过她,你现在可不是什么大小姐了,一个没人要的野种罢了,还嚣张什么?”

顾芷柔假腥腥的劝道:“你们不要说了,她心里也不好受,我理解。”

“顾芷溪,我们早就看不惯你了,平时作事就器张跋扈,我们看在同学的份上才忍了你这么久,现在你什么也不是了,我们也不用怕你了!”

大家纷纷附喝,顾芷溪看着一张张愤怒的脸,拧眉:“你们要做什么?”

“做什么?让你明白没了顾家做靠山,你什么也不是!”两个女生冲过来,把她按压到地上,一个女生端来水盆,冰冷的水面上还浮着一层薄冰,就这样直直的浇在她的头上,她拼命的挣扎,却抵不过众人的力气。

“让你嚣张,让你看不起我们,让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一个女生将她床上的东西扫落在地,又拿出一瓶墨水倒在上面,用脚底使力的碾磨,“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她的头被按在地上,头发撕扯的凌乱,大家还不罢休,还要去扯她的衣服,幸而有人告诉了老师,大家才松了手。

宿管老师走过来,皱眉道:“怎么回事?”

大家众口一词:“她发了疯,把东西全都扔了,还砸我们的东西。”

顾芷溪摇摇晃晃的站直,眼前一片雾气,她抹了把脸,看准顾芷柔的方向冲过去……

人脏并获。

“顾芷溪,你马上给我下来!”宿管老师厉声,然后就转身走出去。

顾芷溪被人一堆,撞到墙上,打翻了一瓶化妆品,她看了眼,突然笑起来:“你个穷鬼用得起这个?是偷了我的还是那个贱女人拿来收买你的?”

女人脸上一阵青白,顾芷柔走上前:“姐,不要什么事都用钱来衡量,朋友之间互相分享也是正常的。”

这话说的漂亮,顾芷溪又成了钱串子,成了心胸狭窄的那个,成了众矢之地,她低低的笑,忍着身上的疼痛站起了身:“顾芷柔,我是失了势,不过我永远也忘不了你像狗一样跪舔我的画面。”

顾芷柔猛的一僵,顾芷溪冷笑了声走出了寝室。

她没有去找宿管阿姨,径直从大门走出宿舍楼。寝室也回不去了,她还能去哪?

对了,朋友,她还有朋友啊。

她找了公用电话,靠着记忆打了几个号码,不是没人接,就是各种挂断她的电话,寒风袭袭,她身上还湿着,简直像只路边的流浪狗。

她蹲在路边,突然一股悲凉从心底涌起,她风光时,众人环绕,她从不吝啬钱财去交朋友,可终究都是锦上添花,没有人雪中送炭。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她得找个落脚的地方了。

她站起身,正要走,却看到十几个女人气势汹汹的向她走来,打头的女人她认识,所以她转头就走。

“给我追!”

她很快就被追上,被众人逼到墙角。

“顾芷溪,你也有这一天啊,我听说你变成个杂种了。”

顾芷溪露出丝嘲讽的笑来:“丁思曼,怎么一个人打不过我,带了拉拉队过来?”

“你少器张了,过去我不敢动你,现在我们的恩怨可以报了。”反正这里是校外,也不会有人知道。

顾芷溪知道今天这一架是避免不了了,此时她突然理解了英雄末路是什么感觉。

她慢慢走出来,脸上带着一抹绝诀,那目光看得丁思曼一阵发寒。

“你放心,就是打死我,小北也不会喜欢你。”她说完,唇角挽起一抹诡异的笑,向着丁思曼冲过去。

……

此时,距这里数十米的距离,黑色的宾利正在公路上行驶。

“就在那附近,应该没走远。”车里,小黄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花流景淡淡的瞥了眼窗外,显得兴致寥寥。

刚刚小黄电话一脸神秘的说看到顾芷溪了,看样子还很落魄,他当时就在附近办公,刚巧也要走到这条路,就顺便过来看看这小狐狸落魄时是什么样子。

车子又开了会,他突然看到远处的围墙边有一群人,像是在打架。

但是奇怪的是,这架打的有些不公平,一个女人抱着另一个打,余下的一群女人则在打那一个,他看了两眼,正想移开,那被打的女人突然抬起头,大喊一声将怀里的女人掀翻在地,然后骑到了对方的身上,不管众人如何捶打,她都不放手,眼里只有身下的女人。

虽然发丝凌乱,面上还有诸多的伤,可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顾芷溪己经忘了身上的伤痛,她的眼里只有丁思曼,哪怕被打死,她也要拉上她陪葬。

突然,远处传来一道车子的鸣笛声,众人一征,看到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车身在阳光下发着光,车门被人推开,高大挺拔,气质凛冽的男人正从车里走下来。

大家迟疑,最终还是拉起地上的丁思曼。

临走前,一脸青紫的丁思曼咬牙切齿:“顾芷溪,忘了告诉你,白小北有了女朋友,就是你的好妹妹!”

顾芷溪混身酸痛,也不知伤在哪,她试了几次才从地上站起来,一步步的往前挪去。

身后,男人沉稳的脚步声在靠近,她猛的一回头:“滚!”

虽然是一脸青肿,那眸子却无比雪亮,里面装满了痛恨和伤痛,像只乍了毛的小动物。

花流景微微一征,等回神,视线里哪里还有女人的影子。

他本不该多管闲事,可脚步却下意识的返回到车里,发动了车子,然后徐徐的向前方开去。

关于花流景顾芷溪的小说《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