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景顾芷溪by半妆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

半妆新书的笔下的主角叫花流景顾芷溪的小说是《[标签:副标题》,半妆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本书主要讲了:顾芷溪偶然捡了X市叱诧风云的花大少花流景,没想到忠犬变恶狼,还咬了她回去当夫人,她从千金沦落成野种,被他高抬成了花夫人,又一朝坠入无边地狱,他寒冰的眸慑魂:你心思算尽就为了这张破纸?她也笑:当然不,我还要给肚里的那个找个新爹。...
花流景顾芷溪by半妆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

花流景顾芷溪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卷: 第18章 陷入绝境

开了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女人的身影,她走走停停,单薄的背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发梢上还坠着冰珠。

看来真如小黄所说,顾家的大小姐莫名的落魄成一只街头的流浪狗了,随即讥诮一笑,也不怪那李管家迫不及待的想把滞在手里的货物推销出去。

他敛了敛眸,看了眼那身影,脚下的油门微微用力,车子慢慢加速。

顾芷溪能听到身后发动机的声音,也知道那个男人一直跟着她,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都一定不是她想要的结果,不过又是趁虚而入或是一番悉落。

她想加快脚步,可是双脚冻的不听使唤,手指像冰一样触到墙上都疼的扎心,她拉拢外套,可外套是湿的,被冻的又冷又重,她被沉沉的壳压住,寸步难行,心里一阵烦燥涌上来,她猛的停下,却见那车子猛的一加速从她身畔疾弛而过,搅起的寒风让她又是一阵发抖。

片时,她自嘲的一笑。

顾芷溪,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自作多情?哪个男人会对这样的你有兴趣?

时间渐晚,夕阳爬上天边,艳红的霞光像血一样铺满大地。

她终于走不动了,一步一歇的走进一家店里,趁着人少偷偷霸占了角落里的一个座位,短暂的取暖。

头顶的电视机正在播放着新闻:据悉,出事的车辆属花氏长子-花流景所有,救援队正要设计方案寻找失踪的人员,据目击人所称,他的车子是自行摔下悬崖,且当时行驶速度非常快,疑似超速引起的交通事故……

每天都有人死,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顾芷溪根本不关心,她搓着手,目光茫然的看向窗外的行人。

慢慢的,店里的人多了起来,服务生也终于注意到了这个不消费却占着坐位不放的女人,没好气的把她赶走了。

这是X市最冷的一夜,路上的行人皆厚装出行,顾芷溪走走停停,连续被几家店面赶出来,最终还是伸手招了辆车。

司机看着这个脸色青肿,一身狼藉的女人,问道:“小姐……你要去哪?”

她目光飘忽,从颤抖的齿间吐出两个字;“顾家。”

……

顾家大门外,顾芷溪抬手按着门铃,她活到十八岁,还是第一次需要按门铃才能进家门。

按了几声,头顶的可视视频里传出一道冰冷的声线:“闲杂人等人请远离顾家大门!”

闲杂人等……

她拍着大门,抖的说不出话:“我,我,要见,爸,爸爸。”

“老爷吩咐过,如果你再来骚扰顾家,休怪他手下无情!”说完,视频便切断了。

顾芷溪无力的拍打着大门,胸口时而如火烧,时而又冰冷,她终于软倒在大门边,费力的屈起膝,将脸埋到膝盖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一道心疼的声音:“小姐?小姐!”

她茫然的抬起头,寻声看过去。

李妈满脸的疼惜,忙把手上的外套递过去;“这是你从前落在我房里的,快穿上吧,这身上怎么都湿了?”

她好似抓住救命稻草,忙不迭的拉住她的手:“李,李妈,你,你去求求爸,让我回来吧,我又饿又冷,一分钱也没,没有,我再也不闯祸了,你帮我去求求他!”

“小姐,”李妈心疼无比,“老爷……老爷出差了,家里只有老夫人,要是让她知道你回来了恐怕……”

顾芷溪眼里最后一丝光也灭了。

李妈抚摸着她的脸,这个她从小看到大的女孩如同她的女儿一样,如今却落在到这步田地,她向来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样的苦,她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钱夹塞到她手里,“小姐,你要照顾好自己,这里有一些钱,你先用着……也许有一天,老爷会想起您的好,接您回来。”

顾芷溪接过那钱夹:“那你怎么办?”

李妈摇头:“快走吧,他们马上就要来了。”

顾芷溪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李妈的钱夹里有她攒的几千块钱,顾芷溪向来大手大脚惯了,不出两天就花的只剩十块了,她看着空荡荡的钱夹发呆,突然听到一旁响起广播:“……招聘服务生。”

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要工作,可如今这副境地……

五分钟后,店铺的经理从后面走出来,一脸的难色;“对不起,您不符合我们的招聘条件。”

“哪里不符合?”她仍是高高在上的态度,手指着那牌板,“高挑,靓丽,年纪也相当,我还是你们应聘的人中最漂亮的。”

“……是,是顾先生曾知会过,不许我们……”

她猛的一踉跄,一脸震惊,顾青云,你不但不顾父女情份,还要断她的活路吗?

一连应聘几个,都是相同的答案,顾芷溪坐在积雪的长椅上,仰头望向天空,口袋里的钱夹掉下来,她好一会才回神捡起,正要塞回去,突然看到那钱夹的里层鼓鼓的,她好奇的打开,见里面是一个玉质的吊坠,和一张纸条。

“小姐,如果你走投无路,就去这个地址,另外,这个吊坠是您亲生母亲的东西,请你妥善收藏。”

顾芷溪抚摸着那个玉坠,心里波涛翻涌。

四个小时后,她下了车,站在一条陌生的街上。

街道两边是高低借落的低层楼房,路上人来人往,吆喝声阵阵,车子经过,扬起一阵尘土,呛的她连声咳出来。

她忍着抗拒,寻着地址走到一家店铺前,抬头看着上面的招牌:李氏面馆。

她大赤赤的走进去,一个秃头的男人跑出来:“小姐,要吃面吗?”

“是李妈让我来的。”

“哦,你就是李姐电话里说的那个女孩?”

顾芷溪没看他,拉了一个椅子坐下:“我饿了。”那副神态,俨然还是顾家的大小姐。

男人征征,也没和她计较,走到后厨,对着一个胖胖的男人道:“做碗面。”

顾芷溪吃完了面,人暖和了些:“我能做什么?”她就算再不懂事也知道李妈不是让她来做大小姐的,恐怕是要做事的。

她打量着这个简陋的面店,眼里闪过嫌弃,忍耐道;“我不洗碗,也不端盘子,我经常做指甲,也不能碰水。”

“……”真和李妈说的一样,这女人的性子真是蛮不好相处的,“那就负责跑堂吧。”

大致和她说了下工作的要点,顾芷溪打了个吹欠,“我累了,房间在哪?”

男人把她领到楼上。

顾芷溪推开那小小的房门,站在还没有她卫生间大的房间里,眉头拧的死紧,但终究熬不过疲惫,一下子躺下去,临睡前,她还想着哪天顾青云一定会接她回去。

 

第一卷: 第19章 粘人的流泿汉

她本以跑堂的工作会很轻松,可没想这里面也有那么多的门道,况她从来没有受过累,错的多了,不免被骂上几句。

那老板的儿子又总是色眯眯的瞄着她,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几天过去,她就有些受不了,挑了两人出去上货的时间偷偷跑了出来。

她来到这里唯一的一个公园,正是周末,公园里的人很多,一群群的孩子跑来跑去,十分的热闹。

可这热闹不是她的。

她坐在长椅上,右手握着一个面包,精致的甲片早己经脱落,细嫩的手指也变得有些粗糙,虽然一天没有吃饭,她还是没什么胃口,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丢着面包屑。

她想清静,却偏有人不让她清静,远处一群孩子的吵闹声终于让她拧起秀眉,抬头看去。

只见不远处,七八个孩子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大呼小叫,还有人拿石子打他。

孩子们嘴里叫着;“臭虫臭虫,好大一只臭虫!”

“打死他,打死他!”

她不是什么善人,也懒得理会,只想起身换个地方歇着,却听到男孩一道嘲笑声:“没人要的鬼东西!”

……

孩子们正闹的开心,其中的小头头突然被一个女人从后面揪住领子提了起来,男孩吓的哇哇大叫。

顾芷溪把他提到一边,冷冷道:“再敢欺负人,信不信我把你丢到湖里喂鱼?”

孩子们一个个吓的脸色发白,鸟兽状的散了。

顾芷溪拍拍手,突然一愣,她的面包呢?

回头一瞧,那原本躺在地上任打任骂的男人己经坐了起来,手里正握着她的面包狼吞虎咽。

她立时走过去:“谁让你偷我面包的!给我吐出来!”

男人饿极了,一口将余下的面包全都塞到了嘴里,面色卡的喉咙里,立时噎的脸色发青,顾芷溪气极,她好心好意救他,这男人恩将仇报,这可是她今天唯一的食物了。

也顾不得他此时的状态,她扑过去就打,男人被她推倒在地,她捡了树枝抽在他身上,直打到他抱住头呜呜的发出哭声。

她筋疲力尽,扔掉树枝:“就该让他们打死你!”

男人一动不动,身上的衣服脏的看不出颜色,这么冷的天,他只穿了件衬衫,头发乱的像鸡窝,长的盖住了半张脸,但是身材很高大。

她瞥了眼,便转离开了。

这个小小的插曲她并没有放在心上,接下来的几天,她仍就忍耐着当着她的小跑堂,过去娇滴滴的大小姐竟然也能熟练的报出菜名,巧秒的躲开各种揩油的手……

只是每天夜晚,她都要洗很久的澡,来冲掉身上的油烟味。

借着浴室里灯光,她看着镜中的自己,还是那张脸,漂亮,年轻,可是说不出哪里变了……

楼下传来声音,是老板喊她下去吃饭,她匆匆擦干净头发,换了衣服下去了。

幸而老板的儿子不在,她的饭量一向少,盛了些面便到一边去了,电视里播着新闻,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

“据知情人透路,今晨,被顾家认祖归宗的二小姐顾芷柔,与白家大少,白小北正式订婚,两方己见过家长,确定了订婚的时间,知情人称,两人是一见钟情,郎才女貌,实属天生一对……”

啪!

顾芷溪手里的碗掉在地上。

“你怎么吃饭的?”

顾芷溪没作声,忽然起身跑了出去。

一路上,她浑浑噩噩,脑子像浆糊,连寒风刺骨都感觉不到,她走到一个商店,出来时手里多了两瓶酒,一个人走到椅子旁,一口接着一口喝起来。

辛辣的酒液进到胃里,连同四肢百骸都热起来,她的眼睛也开始发红。

很快,两瓶酒就完了,她摇摇晃晃,东倒西歪的往回走。

迷乱的视线里,她看到一个男人向她走来,她用力眯起眼想看清他的脸,男人走到她面前:“芷溪,你喝醉了。”随即,一只手便探上她的腰。

她陡的一惊,猛的推开他,男人像八爪鱼一样缠上来:“小溪,我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你了,你就跟了我吧,我爸的面馆将来都是我们的!”

她厌恶至极,趁乱抓起空酒瓶砸了下去。

男人一声惨叫,顾芷溪赶紧转身跑了出去。

不知跑了多久,她气喘吁吁的停下,回头看到男人没有跟上来,这才慢慢的停下。

酒醉加上紧张,她腿一软,跌在地上。

忽的,她听到一声男人的低语,她茫然的抬起头,找了一会,才看到她面前的湖边,隐约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的身旁,还坐着一只土黄色的小狗。

她正要抬脚,突然那男人站起了身,高大的身体被粼粼的湖光一衬,她突然停住了。

男人一瘸一拐的转过身,也猛的停了下来,然后突然向她跑过来。

顾芷溪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吓的后退,男人跑到她面前,黑的看不清五官的脸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然后一把拉住她的手。

顾芷溪猛的一震,一把推开他,像是找到了发泄的点,她举起手就要打过去,突然裤子被什么扯住,她低头一看,是男人身边的那只小黄狗,它正凶猛的保护着它的主人。

顾芷溪不怕狗,可是怕流浪狗,她现在一穷二白被咬了都没有钱打针,只得松开他,退到一边的椅子旁坐下。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她看到一个圆圆的珠子被一只修长的手送到她面前,她不由的抬起头。

男人咧着大大的唇角,一脸真诚,她又低头看向那玻璃珠子……

她有这么可怜吗?需要一个流浪汉来安慰她?她陡的站起身,夺过那珠子用力的扔出去,男人瞬间紧张起来,随着那珠子追了过去,她转身,再也不看他,大步的走出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男人又追上来,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她赶他骂他,他都不走,认定了她一般。

她走到一颗树旁,再忍不住头疼慢慢蹲下来,面前一暗,男人背对着月光蹲在她面前,她有气无力:“滚开啦。”

男人也不知听没听懂,将手一伸,又是那颗玻璃珠子,她己经无力和他纠缠,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钱夹偷出来离开这里,那里面还有她生母的项链……

想着想着,她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一卷: 第20章 他的病可以治

睡梦中她竟然没有感觉到寒冷,而且这是她这十几天来睡的最好的一觉,没有噩梦,也没有什么来打扰她。

第二天,她是被热闹的车流声吵醒的,头还有些疼,她撑着手坐起来,一个东西从她身上滑下来,是一条破旧的毯子,她抬起头,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个圆圆的石柱子里面,一面被水泥堵死,另一面则被一个结实的后背牢牢的封住。

她征了下,有些嫌弃的将毯子扔到一边,用指尖碰触男人的后背,这才发现那后背十分结实,仿佛常年健身一般:“让开。”

男人闻声开心的站起来,半俯下身看她。

逆着阳光,她尚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那目光明亮又干净,她从石柱里走出来,忙闻了闻身上的味道,幸好没有什么怪味。

回头看了那个石柱,倒是容得下一个男人的体积,所以那是他的家?昨晚他把家让给了她,又帮她挡了一夜的风吗?

她心里微微别扭,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递给他:“我就这些了,别跟着我。”

男人没接,歪着头看着她,她等的不耐烦,直接把钱扔到他面前,然后大步的离开。

为了甩开他,她专程选了小路,左拐右拐,一回头,男人就在一米之外看着她,脚边的小黄狗哈哧哈哧的伸着舌头,她实在无奈:“干嘛一直跟着我?”

男人不知听没听懂,等她抬起脚,他又亦步亦趋的跟上来。

顾芷溪终于发怒,瞪圆了俏眸:“滚啦!信不信我打你!”

男人仿若才想起那天的经历一般,脚步迟疑起来,她趁机转身大步跑了出去。

她的计划是趁父子俩打理店面的时候,偷偷上楼把钱夹偷回来,然后远走高飞,可待她蹑手蹑脚的回到店外,才发现那个胖子竟然就坐在店门口,头上包着绷带,明显等着找她算帐。

计划被打乱,她又舍不得那个玉坠,边走边想着对策,一抬头看到面前一个高大的身影。

男人竟然还站在她离开的地方傻傻的等着。

见她回来,男人的唇角一扬,就要上前。

“停!”她伸手阻止他,又猛的,脑中亮光一闪,片时,她的神情和缓下来,向他招招手:“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男人将信将疑的走了过去,她闻到他身上的味道,虽然有些尘土味,可在这味道下还有股熟悉的味道隐约传来,她没空理会这些,对着他耳边轻言几句,也不管他听没听懂,就提脚往前走去。

走到面店附近,她手指着店门的方向:“就是那,那里的人都是好人,你尽管要吃的,谁赶你都不要走……我取完东西就来接你。”

男人的眸光从过长的流海下望过来,满是真诚的信赖,顾芷溪不免心虚,目光游移开来。

男人突然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往店门走去。

怪只怪你碰到我,以后要记住不要随便相信人!

顾芷溪这样想着,硬着心肠走到后门。

前面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只一心奔着她的钱夹去,果然一切顺利。

她拿了钱夹,掩住耳不去听那打骂声,便又从后门溜了出去。

她准备去投奔一个外地的朋友,因为她曾经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过她,应该不会拒绝她的求助,样想着,她捏紧了钱夹一个人往火车站走去。

终于到了火车站,选好了要买的车票,她打开钱夹……

里面空空如也。

她翻了几次只在里层找到她的玉坠,不用猜一定是那对父子偷了她的钱。

她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只能灰心丧气的往回走。

不知不觉间又走回到了面店前,胖子看到她,立即又喜又怒的冲过来,她退了步,看到他那张让人发呕的脸,不禁吼道;“死变态还敢碰我?我昨晚就该砸死你!”

这一声引来了不少的路人,胖子脸色难看起来,顾芷溪见人越来越多,反倒有了底气:“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丑事公布于众?也不照个镜子,就凭你也敢对我有邪念?”

路上不少的老邻居,胖子脸上挂不住,突然变了脸:“还不是你勾引我!大家都是知道我的为人的,谁知道你一来就想爬上我的床,还想偷我家的钱!”

顾芷溪瞠目结舌,眼见那些人都向着胖子,一双俏眸开始喷火,突然冲进店里把椅子桌子都掀倒,抓起一碗面砸在胖子的脸上,趁大家没回神匆匆逃出了现场。

最后一个归处也没了。

顾芷溪鬼魂一样游荡在街上,身上只有一个空空的钱夹和那个玉坠,她又饿又冷,却又没有胃口,店铺的橱窗里陈列着圣诞节的礼物,她在那窗前停下,那小小的盒子精致无比,从前她每年都会收到很多,不过月余,己恍若隔世。

她看了会,低头慢慢的往前走,想着下一步要去哪里。

不知不觉间,她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正想转回,一道狗叫声惊醒了她。

她抬起头,看到一只土黄的小狗正冲她摇着尾巴。

这不是一直跟着男人的那只狗吗?

她微微侧身往胡同里看去,看到身材高大的男人俯躺在胡同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也不动。

……

她不是什么善人,也从来没有人说过她有善良,大家说的最多的就是顾小姐嚣张跋扈,自私自利。

可此时,她坐在医院的等待大厅里,倾尽全身财产为一个流浪汉看病。

男人的头压在她的肩上,高大的身体屈在小小的座位上显得局促不己,衬衫上的血迹己经干涸,手指握紧,掌心里是她的食指。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要救他,也许是同为天涯沦落人,也许是因为愧疚……

“56号,刘朗汉“广播里喊道。

顾芷溪扶着男人走进医生办公室,护士看到男人也是一愣:“出了车祸?”

她摇头,感觉和他在一起有些丢脸,埋着头:“打架,开点药我们就走。”

“先把脸擦干净吧。”护士热情的拿来了湿毛巾,顾芷溪却想速战速决。

“麻烦你们快一点,我们有急事。”

医生和护士对望了一眼,医生询问起男人的基本信息,顾芷溪通通答不上来,要不是这男人高大挺拔,简直让人以为他是被她拐走的。

见对方还不肯作罢,顾芷秀眉微拧:“他这里有问题,”她指指脑袋,“治不好的那种,你们只管看他的外伤就行了。”

“可是,我感觉他不是天生的智力问题,可以让我们帮他看一看吗?”

关于花流景顾芷溪的小说《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婚宠100天之娇妻请投怀送抱》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