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寻by我咬月亮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混世圣尊

我咬月亮新书的笔下的主角叫叶寻的小说是《[标签:副标题》,我咬月亮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本书主要讲了:十万年前,至尊叶寻为求突破的最后一道契机被困秘境,只留一道残魂重生于天元大陆。意外发现这屈辱至死的废物,竟有着常人双倍的经脉。“天命注定让我混世圣尊重生,这个世界至强,只能是我叶寻。”战万千天才,夺天地造化,热血江山美人……万古诸天,唯我叶寻!...
叶寻by我咬月亮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混世圣尊

叶寻混世圣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 欺负本药导

“呃…”水灵灵的大眼中猛然泛起一丝惊异之色,宁小梨只觉手上一股异样的感觉传来,俏脸瞬时不自然的泛起了粉色,心中暗啐道:本小姐的手,就这么给这家伙牵了?

 

“关键是,这家伙是怎么做到的?”秋水般的眼眸中满是好奇之色,宁小梨更为惊讶的是,叶寻明明只有元者七阶初期的修为,怎么会轻易的就把自己的手抓住了?

 

“什么!!!元者七阶!不是元者三阶吗?”

 

……

 

灵牧学院西南,一座高耸的山峰正冒着青烟,远远看去,山峰没有一丝绿色,通体暗红,就如同一个正在燃烧的火炉一般。

 

灵火峰,乃灵牧学院的一处圣地,乃是无数学员和导师心目之中的元力宝地,也是灵牧学院坐落于此的原因之一。

 

传言数年前此山乃是狂暴火山,灵牧学院第一代院长带领数十位元力元灵境强者,花费整整一年时间,终于火山间布下重重符文大阵,彻底压制住了火山的狂暴,将其变成了一个只提供火属性元力的宝地。

 

山峰上类似窑洞的建筑,正是凝聚火属性元力的修炼室,通过符文阵,火山中散发的火属性元力被引导到这些修炼室中,因而修炼室中的元力浓郁程度是外面的数倍不止。

 

不过这些修炼室只能远观,因为整座灵火峰,都被划入了灵牧学院内院之中,也就是说,只有通过重重测试的三年级学员,才有资格享受这些修炼室。

 

对于外院的一二年级,最接近灵火峰的便是术炼教学区,这其中包括炼药的基础课与炼器的基础课,当然,这只是基础课程,更多的是为了向学员们普及药物,元器的基础知识。

 

一男一女,并排在炼药教学区内穿行,让周围学员不住的为之侧目。

 

“是宁小梨,咱们一年级第一美女,没想到她今天竟然来上课了…”

 

“那个土鳖的家伙是谁?竟能够和宁女神并排走,真是牛粪啊,我不服,宁女神怎么会看上他…”

 

“嘘,你小声点,他可是‘杀人狂魔叶惊天’叶寻,藏在心底骂就好了,千万别被他听见…”

 

“咯咯,杀人狂魔叶惊天,这名号还真是霸气!”耳畔响起一阵玉环般清脆的笑声,叶寻看向身旁娇笑不停的宁小梨,没好气的说道:

 

“这名号有什么霸气的,要我说,应该叫‘宇宙无敌终极杀人魔王’,这样才勉强能够形容小爷…“

 

“呃…”叶寻理直气壮回答,让宁小梨心头泛起一阵奇异的感觉,心头暗骂一声‘厚脸皮’,只得转移话题道:“等会儿要是你对付不了弗兰烈那老头,直接转头走吧,本姑娘为你殿后。”

 

“我只是来友好的借钱的,又不做其他,宁小妞你别想歪了。”撇撇嘴,叶寻心头对宁小梨这讲义气的丫头好感又加深了一层,疑问道:

 

“按你说的,这弗兰烈还真是一号人物喽?炼药师是什么玩意儿?比炼丹师还拽?”

 

前世身为龙武大陆至尊级别的存在,叶寻自然接触过无数炼丹方面的高手,那些炼丹师虽然一个个拽二八五的,但还是讲道理的,特别是在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哪一个不是客气的帮自己炼一些丹药。

 

殊不知,前世在龙武大陆,叶寻本身就是为数不多的至尊境强者,那些炼丹师就是再不可一世,也不会蠢到用所谓的傲气去开罪一个随时可以要了自己小命的强者,说来说去,还是实力最为重要。

 

“我真佩服你。”宁小梨侧着头看向叶寻,水汩汩的大眼睛中满是鄙视之意,语气中带着几分嫌弃的说道:

 

“炼药师是炼药师,炼丹师是炼丹师,你怎么能够把这二者相提并论?就算是三阶炼药师,也勉强只能给炼丹师提鞋。”

 

“炼药师虽然宝贵,却最多只能炼制三阶丹药,而要成为一个丹师,至少需要炼制出四阶丹药才行,三阶与四阶丹药,这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这大陆上,一百万人中都极难出一个炼药师,而一万个炼药师中,也只可能出现一两个炼丹师。”

 

“这么拽?”叶寻砸砸舌头,问道:“成为一个炼药师真的这么难吗?”

 

“你以为呢?”宁小梨可爱的皱了皱,翻了个诱人的白眼,继续道:

 

“成为炼药师,必须要灵魂力量无比强大才行,因为炼药过程需要精细的感知把控,据说那些三阶大药师,灵魂力量甚至可以达到常人的两倍,当然,这需要天赋,大陆有极少数人,一生下来灵魂力量便强大…”

 

“喔,意思就是,只要神魂力量强大,便能成为炼药师对不对?”猛然间,叶寻脑中灵光闪过,问道。

 

“只要神魂强大,说得轻巧,你可知道…”

 

宁小梨语气中带着几丝不爽,却是肯定回答了叶寻的问题,得到这个答案,叶寻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通过宁小梨这么说,叶寻可以笃定,所谓的炼药师,只是龙武大陆排除在丹道之外的那些巫医罢了,龙武大陆,元力比这世界浓郁万倍,武者境界自然也能比这世界的人高上几级。

 

那些巫医炼制的药物,对低阶武者确实有着提升作用,但这些药物,只要将神魂修炼强大的武者,都能炼制出来,不过那些低等级的东西,没有哪个高境界武者愿意去炼制。

 

没想到这世界巫医也能成为受人尊敬的存在,龙武大陆丹道最低级的一阶丹师,在这里竟是这么吃香。心头默默的盘算着,叶寻眼中的光芒也越来越亮。既然炼药术为龙武大陆的民间的巫医之术,神魂强大就可以玩转,那以本尊至尊的神魂力量…

 

岂不是说,本尊早就是一个三阶大药师!!!

 

“尼玛!原来本尊也算富裕高贵的炼药师一员啊。”心头长啸一声,叶寻忽然发现身上传来不适的感觉,扭头看向扯自己衣角的宁小梨,却发现这丫头小脸上露出紧张的神色,白皙的小手正指着前方。

 

一年级基础炼药课教室!竟在不知不觉间到了。

 

“叶寻!竟然还敢出现在本药导的面前,看来你是觉得我这个二阶炼药师好欺负啊?”阴测测的声音的源头,一个大红色长袍的半老男子正怒气冲冲的看着二人。

 

红色的袍子上,代表二阶药师的两颗绿色星星格外明显,就如同军功章一般,这老头特地将它挂到了最显眼的位置,让人一眼便看了出来。

 

胡子微微翘起,这半老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阴翳,看向叶寻身旁娇俏玲珑的宁小梨,口中不屑的吐出一口气:“宁小梨,你是不是也觉得本药导好欺负啊?”

 

教室中座位上,许多一年级学员已经齐齐的坐在位置上,见弗兰烈吹胡子发飙,整个教室鸦雀无声,只是看向叶寻的目光之中泛起怜悯,不过目光飘动叶寻身旁的宁小梨身上时,瞬间变成一种疑惑与不解。

 

“宁小梨,没想到他竟然会跟叶寻一起来。”

 

“哎,这些糟了,宁女神要被叶寻连累了…”

 

教室中泛起窃窃私语的声音,仿佛早已经猜到叶寻被弗兰烈呵斥这一幕一般,毕竟弗兰烈因为叶寻不来上课之事,闹到了灵牧学院执法处去,叶寻因为翘课得罪了一个二阶炼药师,这是众所周知的。

 

只是意料之外的,是所有人心中一年级最漂亮的女孩宁小梨,居然与叶寻在一起,而且看二人的样子,肯定不是碰巧遇到的,仿佛关系匪浅一般,这就让人受不了了。

 

“丫的,弗兰烈导师一定要让叶寻在宁小梨面前狠狠的出丑!”教室内的男学员皆在心底狠狠的咬牙道。

 

见这老家伙一口便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叶寻瞬间明了,这事情恐怕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啊,本尊与弗兰烈这梆子面都没见过,现在却被他一眼认了出来。

 

有阴谋!叶寻眼中渐渐泛起冷意,“阴谋也好,阳谋也罢,胆敢冲着我叶寻而来,那必然付出血的代价。”

 

“药导好不好欺负我不知道,本小姐只知道,现在还不是上课时间,老头你没权管我。”

 

未待叶寻开口,一个冷笑声便响起,开口的正是站在叶寻身边的宁小梨,弗兰烈来者不善,宁小梨也感觉到了,于是瞬间收起了之前那‘怕怕的’可怜模样。

 

面色冰冷诱人,宁小梨身子往前半步,站在叶寻身前,出言嘲讽的说道:“二阶药师就了不起啊,二阶药师是不是比咱们灵牧学院的院长还厉害?地位是不是比皇帝陛下还要高?”

 

“好彪悍!”见到宁小梨的行为,某些女学员小声嘀咕。

 

“临危不惧,太有气质了…”一道道低沉的狼嚎声响起,教室内那些男学员的声音瞬间盖过了一切。

 

一年级中,宁小梨的美绝四方的形象早已经在每个人心中根深蒂固,此时见到女神一般的宁小梨忽然形象大变,展现出另一种姿态,直看得这些暗恋宁小梨的男学员眼睛都直了。

 

“不过,宁小梨这幅形象,竟是为叶寻出头!叶寻这个混蛋…”没由来,这世上又悄无声息的多了些敌视叶寻的人。

 

……

 

第19章 绣花针

“住口!”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喝响起,教室中顿时笼罩着一种阴翳的气场,怒气与力量,最终转换成为了一种威压,弗兰烈爆发之下,整个教室瞬间寂静。

 

原本议论纷纷的学员们面色惨白,如同遭遇了什么恐惧的事儿一般。

 

二阶药师,在整个石木城都排的上号的存在,弗兰烈能够成为二阶药师,在灵牧学院内,自然有傲慢的资本。

 

此时被宁小梨这般赤裸裸的打脸,弗兰烈早已经怒火中烧,丢脸,特别周围都是一些对自己敬畏得要死的学员,弗兰烈心中的怒火已经烧到了脸上。

 

“宁小梨,你很好,很~好!”

 

胡子于脸上狂动,弗兰烈脸上满是怒意,本来只是想借着压力,迫使宁小梨离叶寻远点,自己好好拿捏叶寻,没想这宁小梨不但不配合,还明目张胆的跳出来,与自己作对,这已经触动了弗兰烈的底线。

 

殊不知,宁小梨早察觉到了弗兰烈的用意,只是想到他针对的是叶寻,心底竟是莫名的担忧,促使自己不由自主的站了出来。

 

我帮叶寻分散一些弗兰烈老头的火气,这样应该更好一些,这是宁小梨心中不受控制涌起的念头。

 

“宁小梨,这是你自找的!”

 

阴沉的声音中,气机转换为威压,弗兰烈强悍的灵魂力量展露无遗,喝斥间,比其元师境中强大数倍的威压,直扑向宁小梨而去,二阶药师,灵魂力量比常人强大得太多,这威压,隐隐的已经达到了大元师的强度。

 

门口,半步挡在叶寻之前的宁小梨,古灵精怪的俏脸上再也找不到俏皮与凶悍,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汗水,银牙微咬,宁小梨大眼睛中满是坚毅,虽然支撑得很辛苦,却是没有后退一分。

 

“弗兰烈老头,你这个丑鬼,休想用这种渣渣一般的威压吓到本小姐!”咬着牙,宁小梨竟是硬生生的从牙缝间挤出了嘲讽,一种坚毅与不甘弥漫全场,所有人都为宁小梨那娇小身体中爆发的勇气震惊。

 

“加油!”

 

教室之内,畏惧与弗兰烈威势的少男少女们,虽然不敢公开喊出支持宁小梨的话,但无一例外的,众人桌子下的手都缓缓握紧,仿佛再以这种方式向宁小梨打气一般。

 

勇气,以元者硬抗弗兰烈强悍到大星师程度的威压,宁小梨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尊敬!叶寻眼睛眯了眯,心中也是被这丫头的勇气震惊了一小把,原本已经调动起来的精神力量缓缓平息下来。

 

这种突破极限的抗威压,对宁小梨今后的修炼绝对大有帮助。

 

讲台之上,弗兰烈脸上颜色更加难看,一直以为高高在上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堪比大元师境界的气势竟生生的被一个元者境小丫头给挡住了,自己可是二阶药师,整个石木城尊贵无比的存在!

 

此时,宁小梨口中的话再落到弗兰烈的耳中,嘲讽竟是如同钢刀一般刻骨,高高在上的二阶药师,竟然在众多敬畏自己的一年级学员面前,被一个小丫头第二次侮辱打脸,这简直就是耻辱!!

 

‘宁小梨,我要你死!’心神一个失衡,弗兰烈眼中瞬间涌起阴毒,气势威压间,杀意弥漫,整个教室瞬间冰寒几分,红色袖口之中,一根银色的细针若隐若现,身体之中元力缓缓往着手指间凝聚!

 

冰毒飞针!

 

暗器!

 

冰寒飞针乃是百年玄冰打造的阴寒剧毒暗器,飞针入体,中招者无不全身痉挛,如中风般的死去!最为关键的是,飞针进入人体便会消融,让人无从追查凶手,端得是杀人越货的必备神器。

 

“老头,你要是真对宁小妞出手,小爷保管你死的更快!”

 

教室门前,就在宁小梨感觉自己快倒在弗兰烈那强大的气势与杀意之下时,叶寻揉了揉鼻子,淡然出声帮宁小梨化解了压力,声音虽淡然,但在宁小梨的耳中却是如同春风一般的温暖。

 

身体撞上一个温暖的怀抱,宁小梨只觉自己全身一轻,身体就这么软绵绵的倒在了叶寻的怀中,浓郁的男人气息不住涌来,宁小梨苍白的俏脸瞬间变得绯红。

 

“原来,这便是被保护的感觉么,叶寻这坏家伙的怀里面好温暖…”

 

叶寻当然不知道此时宁小梨心中的千愁万绪,斜睨一眼弗兰烈那鼓起的红色长袖,叶寻瞳孔中满是讥讽之色,嘲讽的冷笑道:

 

“暗器已经准备好了,你这老东西倒是把它打出来啊,好像只有某些没有小鸟的卵人,才用绣花针吧。”

 

“你…”只是一句话,弗兰烈脸上瞬间变化万千,元力汇聚的手指微微一颤,手中的冰针瞬间化为齑粉。“居然被他发现了,这小杂毛是怎么发现的,还敢骂我是太监,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心中虽然对叶寻更加怨恨,但毫无疑问,叶寻的话提醒了弗兰烈,灵牧学院中,导师因为意气之争用暗器出手击杀学员,定是必死无疑,现在自己打算用暗器的事被叶寻直接挑明了,那自己绝不敢再用出来。

 

况且,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宁小梨真被自己暗算了,纵然自己是二阶炼药师,有炼药师公会的庇护,还是难逃一死,想到宁小梨身后的恐怖势力,弗兰烈瞬间心中一惊,心头庆幸自己没有出手。

 

“怎么样,是不是很庆幸自己没有出手?”

 

叶寻冷嘲的声音再次响起,弗兰烈心神狂震,脸上复杂的表情瞬间凝固,气息一滞间,眼中惊恐一闪而逝。‘这小杂毛怎么知道我心里面在想什么?’

 

“不是我猜得到你在想什么,是你这老脸出卖了你的内心,就你这水平还当导师,还二阶药导,教导学员怎么以大欺小,倚老卖老么?你这老东西似乎水平还不够呀!还开张口闭口本药导,导师做到你这个份上,简直是丢尽了你全家祖宗八辈儿的人。”

 

眼眸扫过脸上挂着疑惑的弗兰烈,叶寻语气中的嘲讽更甚,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了,这老东西是得有多得意忘形,自高自大到正常掩饰自己心中的想法都不会了。

 

听到叶寻这般讥哨,弗兰烈凝固的脸色再次大变,心中猛然想到叶寻所说的表情出卖内心的话,又立马克制自己的表情,脸色虽看不出情绪,但眼中的阴翳却是无法隐藏。

 

身上气势再次恐怖了几分,教室之中,寒意再度下滑几度。

 

空气凝固,虽然弗兰烈没有爆发,但所有人都知道,这看似平静的声音之下压制着何等的怒火,一但爆发,必然是惊天地泣鬼神般的骇人,虽然这种爆发只针对叶寻一人,但没由来,众人只觉脊骨开始冒汗。

 

感觉到弗兰烈那压迫而来的精神力量,叶寻不屑的笑笑,这等精神力强度,本尊抬手就可抹去,只是这释放的威压只是神魂力量的一部分,顶多让弗兰烈这老梆子灵魂受损,算不得什么大的创伤。

 

“你丫的不是二阶药导很吊么?你不是问我是不是从你的课学不到东西吗?虽然很残酷,但我不得不告诉你,你这玩绣花针的老东西真的~教不了~我~任何东西!”

 

不咸不淡的话说完,叶寻把最后几个字清晰缓慢的咬了咬,眼中笑意更甚,嘴角上扬,直接对将全部气势震压向自己的弗兰烈竖起了中指,满脸不屑的开口道:

 

“你这吃了翔一样的表情什么意思,不服吗?若是不服,可以挑战我啊,看你长得丑,我只收你五万贡献点的学费,老家伙,这条件已经很优惠了,绝对是物超所值。”

 

“狂神!”

 

“疯子…”

 

教室之中,一年级众多学员下巴已经掉落一地,目光齐齐定格在以同情弱者的姿态,向弗兰烈宣布挑战条件的叶寻,面面相觑,心中齐齐泛起一种怪异的念头,‘莫不是自己耳朵出现问题了?还是这只是一场梦?’

 

小小元者,如同可怜一个乞丐一般,向一个灵牧学院盛名在外的二阶药师提出挑战自己的条件。

 

仿佛真正的强者是叶寻,而弗兰烈只是一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一般,二阶药师,那可是整个石木城都只找得出两三个的存在!

 

“顺便说一句,把你这恶心的气势收回去,让整个教室都充斥着你这恶臭的气息,招苍蝇啊?”

 

……

 

叶寻不爽的吩咐弗兰烈收起气势,怀中,面色绯红的宁小梨小嘴微张,迷人的大眼瞪得圆圆的,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怎么可能,叶寻怎么可能在弗兰烈这老东西气势的压迫下,跟没事人一样,难道他比弗兰烈还强?

 

抿一抿小嘴,牙齿在嘴唇上轻咬,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想起叶寻刚刚说过的话,眼中担忧之色渐渐涌现。

 

“叶寻不要…”担忧的话刚刚说出口,宁小梨猛然间发现,一只强有力的大手已经到了自己的嘴边,感觉着手上传来的湿润柔软,叶寻心神一荡,低头,给了宁小梨一个放心的眼神。

 

眼神交流,叶寻脸上满是温和的笑意,不管怀中这丫头是什么意思,但至少她在关心我叶寻,不管前世今生,本尊从来就没有让那些在乎我的人失望过。

 

第20章 小师弟

被这小妮子关心,咋心底还会有点怪怪的爽感呢?叶寻心头不解道。

 

怀中,宁小梨原本满是担忧的俏脸再次被红晕覆盖,在所有人心目中女神一般形象的宁小梨,竟然在叶寻的目光之下缓缓的把头埋了下去!

 

打情骂俏!

 

“叶寻这货现在还敢打情骂俏?难道不知道天已经崩了么?”

 

“叶寻你个天杀的,宁小梨可是我的女神啊…”

 

教室中,寂静再次被打破,未等火山边缘的弗兰烈爆发,在这暴风雨之前的平静中压抑许久的学员们终于忍不住。

 

特别是宁小梨最后在叶寻怀中娇羞的低头这一幕,直让那些男学员牙都恨掉了,恨不得此时代替叶寻抱住宁小梨,而那些女学员,看向宁小梨,眼中也流露出了羡慕的意味,这个年纪,懵懂的感情故事是很吸引人的。

 

但想到二人此时所处的境地,众人又沉闷了下来,一年级小小的元者,已经将一个二阶炼药师给得罪惨了,叶寻看似潇洒,实际上已经踩到雷上了。

 

难道宁小梨喜欢这种疯狂无脑的男人?面色惨白了几分,那些恨不得以身替代叶寻的男学员,连忙把头缩了回去。

 

“好,好,好!”连续三个好字而响起,弗兰烈脸上看不出喜怒,缓缓拍手,温度随着每一个字儿的吐出缓缓下降,三个‘好’字儿吐出,整个教室已经瞬间回归平静,仿佛严冬中的极地一般,没有丝毫暖意。

 

或许是听了叶寻的话,弗兰烈终还是没有将情绪从自己脸上表示出来,或许是,此时他已经不知道如何用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你很好!叶寻!我二阶药师弗兰烈,以炼药师公会的名义,挑战你,你今日必须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以你的性命向炼药师公会的尊严赔罪。”

 

眼中阴云密布,弗兰烈牙齿咬紧,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样一句话,话音虽小,但在这落针可闻的教室中,却是如同雷声一般的轰响。

 

“不留活路,这弗兰烈看来是动了必杀之心!”

 

弗兰烈一句‘以命赔罪’,所有人心头皆是猛然一跳,寒意瞬间遍布全身,众人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几个冷颤!杀意弥漫,一个二阶炼丹师的杀机,宁小梨俏脸微变,显然是感觉到了弗兰烈这家伙中的狠辣之意。

 

“且慢,弗兰烈导师,可不可以给孩子一个机会,他们才十五六岁,难免会有做错事的时候嘛,这样吧,我代替这两个孩子,向你道歉。”

 

一个温和苍老的声音响起,众人心头皆是一惊,往教室外看去,这才发现叶寻身后走廊之上,不知何时已经聚集的一大群人,这些人中有导师也有学员,显然是被这教室的动静吸引而来。

 

众人之前,一个红光满面的白发老头正立着,苍老的脸上满是温和的笑意,目光直视弗兰烈,眼中的肯定不可置疑。

 

副院长!

 

怎么惊动这尊大神了?

 

循着声音见到这老头,众人心中皆是大惊,灵牧学院教学副院长平秋,学院日常事务的管理者,可以说,他是除了院长之外,整个学院之中最具权势之人,九星大元师的修为,乃是整个石木城至强的境界。

 

灵火峰外围,极其靠近灵牧学院内院,弗兰烈那达到大元师强度的气势一放出来,附近这片区域便感觉到了,平秋身为灵牧学院副院长,自然知道弗兰烈这不可一世的老头难伺候,于是在感觉到弗兰烈气势的瞬间,便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此处。

 

这一看不得了,宁家那小丫头竟然在跟一个元者七阶初期的小子卿卿我我,关键是,两人还惹怒了脾气出了名恶臭的弗兰烈。

 

“果然是初生牛犊啊!”平秋心底叹息一声,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寻与弗兰烈签订赌约,死在弗兰烈所谓的炼药师公会的尊严之下,因而在弗兰烈开口的瞬间,瞬间便出言阻止。

 

九星大元师秋平,灵牧学院中德高望重的存在,此时见得其开口,弗兰烈阴翳的眼神中闪过无奈,不过只是瞬间,这丝无奈便被另一种光芒掩盖,只是看向淡然而立的叶寻,弗兰烈心中浓郁的杀意没有丝毫的减弱。

 

“副院长明鉴,此事皆由他二人而起,灵牧学院学员,不懂尊师重道,胆敢侮辱我二阶炼药师的荣誉,这至我炼药师公会的名誉于何地?今日若不杀这小子以谢天下,灵牧学院可做好与我炼药师公会为敌的打算。”

 

先是炼药师公会认可的二阶炼药师,然后才是灵牧学院药导,弗兰烈此时大义凛然,张口闭口便是炼药师公会,语气中满是坚决,欲将与叶寻比炼药之事坐实,不给任何的和解机会。

 

“弗兰烈这老家伙如此坚决,看起来今日之事是绝对不能善了…”走廊上,某个导师轻声嘀咕了一声。

 

“不识好歹的蠢货!”弗兰烈那看似不可一世的话虽然能震住其他人,但落到平秋耳中,却是让平秋心头怒意横生,平秋是谁,灵牧学院的实际管理者,石木城至强者的存在,现在却被一个低价元师境的二阶炼药师威胁…

 

这把自己当回事了?待今日解决掉这事,老夫定让你明白什么叫实力为尊!平秋心中虽然恼怒,但弗兰烈事事吧炼药师公会的尊严挂到嘴边,若真不让这老东西松口,炼药师公会那边还真不好解决。

 

猛一咬牙,平秋脸上露出一丝果决,明亮的老眼若有所指的看了弗兰烈一眼,脸上还是那副温和不变的表情,沉吟道:“这样吧,我个人再赔偿弗兰烈导师一株三阶药材,以供弗兰烈导师参悟炼药之大道。”

 

三阶药材!声音之下,众人皆惊,二阶药材搭配炼制出来的二阶丹药,所需的贡献点就能轻松上万,虽然只是三阶药材,而不是三阶丹药,但价值,绝对是不菲的存在。

 

果然是石木城实力最强的副院长!一出手便是大手笔啊!

 

“那个,副院长老爷子,三阶药材值多少贡献点啊?”

 

周围惊呼的声音瞬间消散无踪,教室门之前,听到平秋说出三阶药材,叶寻黑瞳中精芒闪过,开口问道。

 

“卧槽,这小子真是乡巴佬,竟然不知道三阶药材的价值!”

 

“三阶药材内含强大药效,要是经三阶大药师之手炼制而成三阶丹药,至少价值十万金币…”

 

“得,副院长老爷子,弗兰烈这种垃圾残次的炼药师都能可以得到一株三阶药材,那我至少得给我两株吧!”

 

周围人关于三阶药材的价值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叶寻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副院长这么有钱,简直就是土豪啊。

 

“叶寻!你个小杂毛。”教室之内,弗兰烈几乎被叶寻这一句直接气得跳脚,什么叫垃圾残次的炼药师,这句话简直就是赤裸裸的人身攻击啊。

 

哼!小杂毛,你就叫吧,你叫得越欢,平秋这老东西就不得不给我更多东西,经过你这么一弄,平秋铁定得拿出两株三阶药材向我赔罪!

 

心头蓦然泛起一丝快意,弗兰烈眼中怒气中浮现一丝贪婪之色,本来平秋开出的一株三阶药材的条件已经打动了他,但经过叶寻这么一闹,自己完全可以坐地起价了。

 

平秋啊平秋,你万万没想到吧,你要救的叶寻这小杂毛,在变着法帮我吧!

 

“副院长,相信你也看到了,这小杂毛嚣张如斯,本药导怎么能忍?”语气怪异,弗兰烈得意洋洋的笑道。

 

“傻x。”直接无视弗兰烈的声音,叶寻转身,拉着呆住了的宁小梨,昂首阔步的走到了平秋面前,十五六岁的身体,叶寻此时只能够仰视这白发垂肩的老头。

 

“副院长老爷子,两株三阶药材给我吧,弗兰烈这老家伙那边,交给我来摆平,您老人家要是觉得满意呢,再给点奖励什么的,我也是不介意的。”

 

叶寻伸了伸手,直接无视平秋那压迫而来的气息,目光奕奕的盯着他。

 

好心帮忙的语气,让众人不由得产生了一个错觉,仿佛此时得罪弗兰烈的是副院长平秋一般,而叶寻,只是出力吃亏帮副院长平秋解决事情。

 

“这小家伙很有意思,竟然能够轻易抗住我的气势压迫!”

 

平秋苍老的脸上露出惊异,旋即转换为苦笑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犊子,弗兰烈导师那可是二阶炼药师,真不知道你从哪儿来的胆子,竟敢和他叫板…”

 

元者七阶初期,一个很不错的苗子,特别是这脾气脾气很对老夫的胃口。

 

老眼在叶寻身上一遍遍的扫视,平秋脸上泛起满意的微笑,眼中对叶寻的欣赏之色也越浓,片刻后,平秋淡淡的对着身后一黑衣男子吩咐道:

 

“杨峰,先给你给你小师弟两株三阶药材吧。”

 

‘嘶!’话音落下,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当然,众人跟我震惊的不是平秋就这么随意的就将这三阶药材给叶寻了,而是平秋对于身后男子的吩咐。

 

小师弟!

 

灵牧学院内众所周知,杨峰乃是平秋的徒弟,更是内院三年级的授课导师,而叶寻只是一个一年级学员,让三年级导师称呼叶寻为‘小师弟’,平秋话语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苍天呐,叶寻这小子是踩了什么狗屎了,竟然让副院长大人看重了。”

关于叶寻的小说《混世圣尊》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混世圣尊》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