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璐张永可by古召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诡案风云

古召新书的笔下的主角叫王璐张永可的小说是《[标签:副标题》,古召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本书主要讲了:他是有纹身的警察,他盯上的案子总会有让人意外的结果。他是背负着厄运之人,执着的追寻着虚无飘渺的对手。他最爱的说的一句话是,“凶手都不是人,他们都是鬼……”...
王璐张永可by古召小说完整篇在线阅读-诡案风云

王璐张永可诡案风云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 纹骨

牛大致抬手制止了侯建军和王璐的问话,准备用他手里的那个黑乎乎的尖刺帮刘亚平治疗幻肢痛。

而刘建平看了一眼牛大致手里的东西,突然笑着说道,“你居然是龙纹师,而且还是个警察!难怪……难怪……古代的仵作,现代的法医啊!”

牛大致的手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笑着说道,“你让我很吃惊,既然知道卧室龙纹师,那么接下来的纹骨你可要有点心里准备了!”

刘建平咧嘴一笑,“你知道幻肢痛有多疼吗?”

牛大致愣住了,在看他绑着绷带的断肢,似乎想到了什么,于是又问了一句,“你认识雪夜鬼吗?”

刘建平愣了一下,之后用很是奇怪的眼光看着牛大致,说道,“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加入纹骨画魂阁吗?”

牛大致的手一抖,紧跟着那根黑色的尖刺就刺入了刘亚平的手臂里,而刺入皮肉里的尖刺在里面来回游走,感觉上像是隔着肉在骨头上写字一样。

让人惊讶的是,刘建平的表情居然丝毫没变,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任由牛大致在他那段断肢上折腾。

最后牛大致抽出尖刺,一股黑色的学从针眼里喷出,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二十几秒,直到黑血变成了鲜红色,牛大致这才出手止血。

而牛大致很是震惊,因为之前刘亚平因为幻肢痛叫的那么大声,可是刚才给他纹骨的时候刘亚平一声都没吭。

牛大致心里很清楚,纹骨如果不用麻药的话,一般人是坚持不住的。

而刚才牛大致就是想用纹骨惩罚一下刘亚平,可是刘亚平居然连坑都没吭一声。

那么刚才的幻肢痛到底要疼到什么程度,才让刘亚平发出了那种近乎杀猪般的声音。

可就在牛大致发愣的时候,刘亚平却突然说道,“天大地方,冠亚圣贤,福山禄水,平海磊山。大字辈的人,能活着的没有两百岁,也要一百五六了。你我之间差了三辈人,按理说你是我太师祖。

但是我想不明白,天字辈的人到底还会有谁活着!”

牛大致闻言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说道,“这是我的本名,而我龙纹师的名字叫做牛天龙,师傅说我背不起这个名字,所以我才继续用牛大致这个名字的……”

刘亚平眯起了眼睛,冷冷的看着牛大致,“天字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们这一脉的人丁兴旺,一代代的已经走过了十六代,所以辈分从头开始了!”

牛大致想了想,突然笑着说道,“好像也不是……”说着牛大致慢慢的凑到刘亚平的耳边说道,“我师傅的名字叫……”

刘亚平的眼睛明显的瞪大了,脸色白的可怕,哆哆嗦嗦的说道,“居然是他,这么说你就是少……”

牛大致立刻打断了刘亚平的话,“我可不是,我是我,他是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刘亚平闻言笑了,之后他这才说道,“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信仰,我们这代人就是想要有个儿子传承家族的香火,因此为了能有个儿子,我们会不择手段的。别说是一个孩子了,只要不是男孩就算是双胞胎我也会下手的。

或许你们不能理解,但是这就是我们这代人心中执念!”

“女孩怎么了?没有女人人类怎么繁衍,如果大家都不要女孩,这世界上都是男人了,人类岂不是要灭绝了。让我说,最该绝种的是你们男人,反正现代的科技这么发达,女人可以人工受孕,根本不需要男人!”

王璐怒吼一番后愤然离开了审讯室,牛大致回头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对着侯局无奈的笑了笑。

刘亚平微笑着看着王璐,轻声的说道,“我这辈子值了,其实我手里还有十几条人命,只是年代太久远了我记不清了。其中有几条人命是我跟父亲两人一起犯下的,当年大饥荒我和父亲为了活着,当然也是为了我们那个生产队的人能活着,曾经拿人肉充当猪肉分给队员们吃。

回想一下,那个年代……好久远啊!

那些被我们杀了的人,过了好几年后才会有人来找,不过那时候连骨头都没有了,他们怎么可能找到!”

 

第19章 四十多年前的悬案

在牡丹市公安局内,有十几宗离奇的失踪案,时间最长的已经四十多年了。

这些人都是到了在当时牡丹市东河镇大刘村失踪的,之所以可以肯定是这里,是因为这些人要去的地方,都要经过大刘村。

当年的公安同志们多方排查,最后确定失踪的人口应该就在大刘村。

但是很可惜,公安同志多次到该村去调查,却是一无所获。

别说目击者了,压根就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但是那个年代物资匮乏社会动荡,最终这十几宗案子被当做悬案封存了。

侯建军的父亲也是公安,当年就经办过这个奇怪的失踪案。

直到侯建军也做了警察,他父亲依旧叮嘱过侯建军,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好好的调查那些人口失踪的案子。

不过很可惜,到了八十年代末期,国内贩卖人口的案子频发,这对公安系统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虽然进行了多次严打,贩卖人口的事情到现在依旧存在。

而随着侯建军不断的高升,一路做到了牡丹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但这宗三四十年的人口失踪案,依旧是压在他心头的大石头。

并且当年公安系统内部,对大刘村特别的关注,因为前前后后十几人都是在大刘村失踪的。

所以曾经一度有人怀疑,大刘村是一个偷渡出国的据点,可是经过多方调查,也没有发现这个村子里有与境外人员有联系的人。

现在侯建军听到刘亚平突然说了这么一件事儿,立刻就想到了大刘村的人口失踪案件。

“你在到第二机械厂之前,老家是哪儿的!”侯建军十分谨慎的问道。

刘亚平笑着看向侯建军,说道,“以前叫大刘村,大前年拆迁了,现在叫什么天裕庭园。”

果然!

侯建军心头一凛,立刻摸出手机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几个人抱着一摞摞的卷宗走进了审讯室。

牛大致好奇之下拿出了其中一本看了一眼,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吃惊之余他对侯建军竖起了大拇指,要知道这种三四十年的案子,还能有人记得,的确很让人意外。

因为按照我国的法律,超过一定的年限就超出了追偿年限,即便是你杀了人,也很有可能无罪释放。

不过最近听说很多人要求废除这条法律,具体现在推进到什么程度还不清楚。

所以侯建军面对现在这个凶手,心里却不是那么的舒服,毕竟他身上的案子已经够重的了,如果再加上这十几条人命,最后量刑的时候也就是个死刑而已。

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四十年了,那些失踪者的家人有很多已经不在了,有些家庭或许已经离开了牡丹市。

其实侦破这种十年以上的悬案,对于公安人员来说,并不是什么感到高兴的事情。

相反他们的心里都非常的难受和纠结,尤其是面对受害者家属悲痛的表情,当年报案人经过十多年的等待后,从少年变成中年,从中年变成老年。

他们对于失去亲人的那种期盼,在十几年的时间里重来没有停止过,十几年的纠结就过去后,等来的却是希望的破灭。

而他们等待的人已经死了,并且是被人吃了,这让他们的内心如何接受!

侯建军深呼吸了几次,这才一边翻看那些卷宗,一边询问刘亚平。

其中提到了一些人一些事,刘亚平居然还记得。

最后刘亚平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索性就不开口了。

这时侯建军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从早晨到现在所有人都还没吃饭呢!

刘亚平早就饿的不行了,再加上之前发作的幻肢痛,让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是低迷。

侯建军刚想说“休息一下”,结果刘亚平却很虚弱的开口说道,“我家客厅的地面下,埋着十几个小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有颗人头骨。这些都是当年我在大刘庄的时候,杀的那些人的头骨。

具体有多少个,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不是十三个就是十六个。

对了,那个王占奎的事情我再说一下,你们最好查查他,他的海河酒厂里可不只有酒!”

侯建军愣了一下,严肃的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能说清楚点吗?”

刘亚平得意的一笑,“这是一种到了世界任何地方都会有的三种生意之一,侯局长有些事情我不能说的太明了。要知道有钱通权……”

 

第20章 美的让人窒息

一共十三个红木的正方体小箱子,外面全都雕刻者繁奥的纹路,看上去非常的精致。

这些红木小箱子的表层都有不错的包浆,而这些红木箱子被一个个取出来后,并没有现场打开。

而是让法医鉴定中心的人带回去,准备先做一些X光的透视检查,先确定一下这里面没有危险物品后再打开。

在这期间侯建军和牛大致两人联手,对刘亚平又展开了突击审讯,又陆陆续续挖出来一些事情。

其中最让侯建军吃惊的是,牛大致利用龙纹师的特殊身份,一语道破了刘亚平利用龙纹师特殊的刀工,在尸骨上雕刻花纹的事实。

而且这样的雕花尸骨很有市场,据说一具可以卖到二十几万。

其实刘亚平交代的时候很轻松,他无奈的看着牛大致,苦笑着说道,“有同门中的前辈在,我什么都隐瞒不了。其实龙纹师有两大技能,一是纹骨,不过这个纹骨是在死人身上纹骨,这样等到尸体腐烂后,骨头上的花纹就会显现出来。

这种风俗在满族和一些偏远的北方地区还有,每当有人去世后他们就会找龙纹师来给逝者纹骨。

这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也是对尸体进行一些辟邪的处理,免得尸体诈尸。

第二个技能是画魂,这种画魂是画在活人身上的,而画魂用的颜料是龙纹师自己配的,一旦画在人的皮肤上,没有个两三年是洗不掉的。

其实我是学艺不精,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新收的尸骨上试了一下,结果买家很满意。

这之后我就动了这方面的心思,所以我后来出手的尸骨,大部分都是被我纹骨之后的。

价格一般都在十五万到二十万左右……

其实我罪大恶极,杀了重孙女和孙媳妇,又杀了傻妞和她奶奶,还有一些流浪在路边的女性乞丐,还有就是那十几个人……

算了,不说了,说的再多那些人也活不过来了,我孙子也不会来看我了!”

法医鉴定中心里,全部十三个红木箱子都做了透视,结果证明里面除了有颗人的头骨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当王璐和法医们打开红木箱子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头骨,每颗头骨上面都有非常精美的花纹,而头骨本身应该是特殊处理过的,整个骨质看上去非常的白!

这种美让看到的人忘记了呼吸,这是真的忘记了呼吸,如果不是有人晕过去,其他人也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

当一名法医助手憋晕之后,所有人才发现当他们看到这些精美的头骨时,他们本能的就会屏住呼吸,即便是很留意自己的呼吸也不行,只要看到头骨的时候,很不自觉的就屏住了呼吸。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如果说刚才不是晕倒的人弄出了动静,就刚才那种情况下,所有人都可能因为自己屏住呼吸而憋晕过去。

王璐挪开了眼睛,有些自嘲的说道,“原来美的让人窒息是真的,可惜这些只是骨头!”

最后王璐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将这些头骨再次放回到木盒子里,然后拨通了侯建军的电话。

“侯局,向您汇报一下,一共发现了十三刻人头骨,而且每颗头骨都进行了雕刻,样子美的让人窒息!”

侯建军一开始不明白王璐最后半句话的意思,可是当他看到王璐带回来的头骨后,他这才明白原来是真的美的让人窒息!

可是这些东西看在牛大致的眼中,却让他很是不安。

不过有了这十三颗头骨作为物证,刘亚平所有罪案的证据就都齐了。

而刘亚平用最小的声音对牛大致,说道,“这是鬼爷要的东西,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吧!不过可惜了,被你们发现了!”

牛大致闻言心头猛跳,低低的厉声问道,“你是故意寻死的,你就不怕那两个人不报警吗!”

刘亚平笑了,“他们肯定会的,因为一切都是鬼爷安排好的,我也是后来才发现他是刻意针对我的,所以你们才得到了这十三颗头骨,要不然……我才不会说出来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璐阴沉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秦华在看守所自缢了!”

关于王璐张永可的小说《诡案风云》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诡案风云》就可以阅读全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