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浅顾城骁主角小说《暖婚蜜宠》结局无删节-鱼歌

《暖婚蜜宠》结局无删节,林浅顾城骁大结局,是鱼歌大大写的小说,暖婚蜜宠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可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上学。”“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打架、逃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轻权少,正直、果敢,权势滔天。谁能想,这样的顾城骁竟然把这样的林浅宠得上天入地。“少爷,少奶奶又打架了。”“还不赶紧去帮忙,别让她把手打疼了。”“少爷,少奶奶又要上房揭瓦了。”“还不赶紧给她扶稳梯子。”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
林浅顾城骁主角小说《暖婚蜜宠》结局无删节-鱼歌

林浅顾城骁暖婚蜜宠全文免费阅读

《暖婚蜜宠》第14章 纷纷倒戈

第14章 纷纷倒戈

没有不相信自己孩子的父母,南音哭得越委屈,南音的父母就越生气,“张主任,我是看你面子才愿意坐下来谈谈的,现在看来不报警不行了。”

“报警,报警,我早说要报警,我们女儿的脸伤成这样,不是林浅打的,她还能自己打自己不成?这份委屈,这份冤枉,我们不受,报警!”

南音的父母一说报警,其他学生的家长也都纷纷赞成。

如果说林浅的视频是真的,那么,南音就是主谋,其他学生就是帮凶,谁都不愿意接受林浅的证供,如同谁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会打架滋事一样。

有一家来的不是家属,而是律师,律师带着黑框眼镜,特别严肃,他上前一步说:“这是故意伤人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就是,这种人就该进去关几年,让国家来管教。”

“事情闹得这么大她家长还置之不理,我看啊,连她家长的责任也要一并追究。”

校领导和班主任眼看着劝不住了,班主任拉着林浅语重心长地劝,“林浅啊,你平常调皮捣蛋也就算了,这件事事关你的前途,不是开玩笑,你还是叫你父母来吧。”

林浅说:“老班,我真没骗你,我无父无母没人管。”

班主任心里有数,可亲耳听到,还是替这孩子心疼,可是这件事压不下去,他也不好向领导交待啊,“那你总有其他长辈吧?必须叫你家人过来解决。”

林浅大义凛然地说:“报警就报警,我才不怕,这视频就是我录的,动没动手脚我清楚,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我就不信警察叔叔还不了我清白。”

林浅的话,让南音和其他学生都有些畏惧。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个人,神色匆忙地跑到校领导们跟前,还给他们看了一段视频。

林浅的班主任也瞧见了,那是一条题目为“校园暴力到底何时才能停止?且看女学生英勇反抗神回击”的热门视频,短时间内就上了热搜榜,还是妥妥的第一。

这段视频很明显是正好被路人拍到然后上传至互联网的,这段视频没有声音只有画面,结合林浅那段没有画面只有声音的视频,真相就这么简单直白地给揭露了。

校领导们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点头。

班主任出面,将林浅的手机拿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将两段视频一起播放。

家长们面面相觑,整了半天原来他们都是被南音给骗了啊。

南音倒抽一口冷气,“这这这……”她这了半天都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南音的父母瞪大了双眼,尴尬得脸都红了,羞愤至极。

有几个家长开始低声质问自己的儿子,那些学生一个松了口,其他的也都纷纷松口,以撇清利害关系。

“我不知道,是汪洋让去的。”

“我也不知道,我都听汪洋的。”

“我更不知道了,我都不认识林浅。”

他们口中所说的汪洋,这么巧,正是B市首富汪海成的独生子汪洋,又这么巧,汪洋此刻人在医院,来谈的是汪家的律师。

这下林浅得意了,“看看看看,都看到了没?是他们九个人群殴我,群殴我。”

她一拍大腿,说得特愤慨激昂,“九个人群殴我我还不能还手?我又不傻哪能光让他们打,我当然要正当防卫了。”

“喂,你是律师是吧,那法律有没有规定合理的正当防卫是无罪的?”

律师一脸淡定的表情,事情能这样反转,其实他并不意外,他的任务就是给小少爷收拾残局,这几年来,他收拾过无数的残局,早都见惯不怪了。

“是否无罪应有法官来判,而不是律师。”

林浅白了他一眼,跟这种衣冠楚楚的伪君子讲话一点意思都没有,她转而看向南音的父母,质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要不要国家帮你们管教管教?”

南音的妈妈还在试图维护,低声责问道:“那她的脸总是你打的吧?”

“还真不是我打的。”林浅思路清晰,有条不紊地说,“她伤的是右脸,我又不是左撇子,我右手打脸也是打她的左脸。而且,那条路是我回家的路,我要堵她不得去她回家的路堵吗?”

南音的父母一句都反驳不了。

“至于她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只能问她自己。如果是我打她,一定不是脸上这三道伤痕这么简单了!”

有家长疑惑地说:“九个打你一个,算上南音就十个,他们十个人都受了伤,三个孩子还进了医院,你倒好,完好无损。”

“这位阿姨,您错了,我的脸也被打肿了,”林浅撩起遮住眼睛的刘海,“你们看看,我的伤也很明显的。至于你们的孩子为什么比我伤得更重,呵呵,那就是个人本事的问题了。”

在场的家长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趾高气昂,有的已经在默默责问自己的儿女了。

“还要报警吗?叔叔阿姨们以及律师先生?”

众人沉默。

之前是一对九,她胜得轻而易举,现在是一对众,照样胜得轻而易举。

林浅得意洋洋地朝班主任挑了一下眉毛,班主任瞪了她一眼,小声训道:“认真点!”

可林浅,分明看到了班主任嘴角那不经意的笑容,她听话地点点头,“好啦好啦。”

虚惊一场,林浅并不想追究什么,因为怕麻烦,打个架而已,哪那么多闲操心的事。

不过,接下来的事虽然林浅不操心,但学生家长们却不能这么轻易饶了南音,而学校势必也会对南音进行处罚。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林浅走路的姿势都是大摇大摆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她真要感谢热心的围观群众拍下打架的视频。

一直在外面等着的林渝兴奋得不行,“哈哈哈哈,林浅,你刚才帅呆了。”

林浅双手抱胸,二郎腿一踮,小下巴再一抬,语气那是七分傲慢加三分轻浮,她问:“叫我什么?”

“浅小爷,你好棒!”

 

《暖婚蜜宠》第15章 她就是一个笑话

第15章 她就是一个笑话

林浅伸手一揽搭上林渝的肩膀,嘴角带笑,眼梢带勾,一双玲珑玉腿还一边走路一边踮,跩得跟个二大爷似的。

“哈哈哈,我也觉得我帅,我怎么能那么帅呢?哈哈哈哈。”

林渝也笑得花枝乱颤,“哼,刚才南音气得脸都黑了,太爽了,这个贱人平时总跟我攀比作对,这下好了,自食恶果,大快人心。”

“瞧你那没出息的小样儿,她还能比得过你?”

“虽然我瞧不上她,但她总在我面前碍我的眼,每天上课都要看到她那张抹上了十斤粉底的脸,扎眼!”

“人家可是校花,你这是嫉妒得眼红吧?”

林渝一听,跳着脚说:“她也是校花?自封的校花能算校花?”

林浅莞尔一笑,安慰道:“她就是一个笑话,你才是B大的头牌校花,嗯哼。”

林渝斜瞪她一眼,一把将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挥掉,“我呸,林浅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头牌,说得这么难听。”

“狗嘴里当然吐不出象牙了,特别是像我这么可爱的小泰迪,汪汪汪,哈哈哈。”

“……”

“哎呀,林校花,天色不晚了,你再不回家,你家的母夜叉又要发飙了,以前还有我给你当挡箭牌,现在只能你独挡一箭了。”

林渝白了她一眼,明明是在担心她,非要说这话气她,这很林浅。

“喂,林浅,你跟我说句实话,那个顾家大少爷……”

“你老打听人家老公是咋回事儿?”

“……”

“昨天我看你也看着我那人傻钱多的男人犯花痴,怎么,对他有想法?你个小禽兽,人家可是你妹夫。”

“你妹啊。”

“诶,我不就是你妹吗?”

“……林浅,我撕了你的嘴你信不信?!”

林浅摇摇头,吐着舌头大笑,“我!不!信!哈哈哈哈哈。”

“……”

两姐妹说说笑笑一直到了校门口,才分道扬镳,此时天色也微微暗了下来。

林浅正准备往地铁站走,后面一辆保时捷卡宴慢慢追了上来,就停在她的前脚。

“少奶奶,”张开喊住她,停车,开门,赶紧下车邀她,“少奶奶,请上车,我来接您回去。”

林浅一怔,这车是早上送她来的车,这人也是早上送她来的司机,顾家还真把她当回事啊,她想。

“大哥,谢谢你哈,我正愁找不到回去的路呢,我还不太熟。”

“少奶奶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少奶奶请上车。”

林浅往前一步走,刚要抬脚,回头笑着提议道:“要谢的,要谢的,大哥,我请你吃火锅吧。”

“不敢,少奶奶,大少爷还等你回家吃饭呢。”

林浅突觉背后一阵阴冷,这句话听着怎么有点惊悚啊,她干干地笑笑,说一句“好吧”,就坐进了车里。

原本她就是一个野丫头,来来去去都没人管,突然一夜之间,来去都有车接送,回家还有一屋子下人伺候,这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

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她平白无故享受着这种不正常的待遇,她这心窝里啊,一点都不踏实。

车子一直往前开着,林浅看着窗外,默默地将路线记牢。

越往前开,她就越诚惶诚恐,好家伙,帝都最昂贵的地段不就在这里么,寸土寸金的天价房,是财富的象征,更是权势的象征,也是寻常百姓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这不是凤凰住的地方么,我一只麻雀,就算飞上枝头,也变不成凤凰啊。

车子驶进城邸必经的小径,前面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拄着拐杖慢慢悠悠地走着,张开谨慎地放缓了车速。

就在车子与老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车门突然“砰”的一声作响,林浅亲眼看到路旁的老人应声倒下。

“停车!”她本能地大喊一声,一边解安全带,一边说,“我下车看看。”

张开有些不放心,提醒一句,“少奶奶,我们的车没碰到她,现在碰瓷的老人很多。”

“既然没碰到,那你担心什么,我下去看看。”

林浅开门下车,只见老奶奶整个人扑倒在车后面。

或许是没想到车里的人速度这么快吧,老奶奶眼见离车有些远,又往后车轮挪近了些,整个人就差没往车底钻了,一见有人下车,她赶紧哀嚎起来,“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啊……撑不过今天了……”

林浅没有错过老奶奶那灵活的微调,但也不准备揭穿她。

“奶奶,你怎么了?”

老人伸手哆哆嗦嗦地指着他们的豪车,“小姑娘,你有眼睛,没瞅见啊?”

林浅装起傻来,“啊?瞅见啥啊?”

老人招招手示意她蹲下身,说:“你们的车撞到我了,我这把老骨头怕是活不过今天了。”

林浅蹲下身子一瞧,笑着说:“奶奶,我们的车是往前开的,怎么也不会在后面撞到您啊。”

老人虽然满头银丝,但眉清目秀,精神矍铄,所谓鹤发童颜正如她这样。

重要的是,林浅看到老人的第一眼,就想起了自己的亲奶奶。

“我好端端在走路,是你们的车开过,来了风,把我给推到了,追根究底就是你们的车的责任,也就是你的责任。”

这明摆着的碰瓷,林浅却没有揭穿,还笑着逗趣道:“好,我的责任,我认,那奶奶,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老奶奶摆摆手,“我才不去医院,那医院啊,去了就出不来了。”

“那您想怎么样?”

“小姑娘,我要到前面去,你载我一程可好?”

“您要到前面去?可您刚才分明是往后走的。”

老奶奶支支吾吾又说不上话来,林浅抿嘴一笑,爽快地答应了,“行,奶奶,您想去哪我送您去。”

“真的?”

“真的啊。”

“哎呦,太好了,谢谢你,小姑娘。”

“我叫林浅,奶奶,我扶您起来吧。”

“诶,好啊,小浅。”

林浅扶着老奶奶站起身,张开见状,忍不住过来制止,“少奶奶,人家摆明是讹咱们,你怎么……”

“讹就讹吧,跟老人家计较什么。”

“你……”

“别说了,开车吧,先把老奶奶送到。”林浅小心翼翼地扶着老人上车,“奶奶,您小心碰头,慢点,慢点。”

 

《暖婚蜜宠》第16章 他就是一钱多人傻的主

第16章 他就是一钱多人傻的主

张开很无奈,以前也不是没遇到过碰瓷的人,看这车好,就碰瓷讹你一笔,可他只是一个司机,一个下人,只能听主子的。

上了车,张开很不客气地揭穿道:“老奶奶,我天天在这小区里进出,从来没见过你,你不住这里吧?”

奶奶白了一眼司机,不理会司机,反而问林浅,“小浅,他是你男人?你怎么找了这么一个没爱心没良心的男人?”

“……”张开真是无辜躺枪。

林浅笑得合不拢嘴,“奶奶,他不是我男人,他只是担心我而已。”

“还好还好,像你这么热心善良的姑娘,就该配大肚量大智慧大才能的男人。”老奶奶说得振振有词,丝毫没了刚才的可怜相,“小浅啊,我手头就有这么一个男人,我给你介绍介绍?”

林浅觉得这位奶奶是在太逗趣了,在她无聊透顶的生活中突然来了这么一位活宝老人,而且这么像她过世的亲奶奶,她就忍不住想跟她多扯扯。

“谢谢奶奶,我已经结婚了。”

“结婚?”老人诧异得很,“看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

“唉,一个单身老男人看我长得可爱就硬要娶我,我也没办法啊哈哈哈哈。”

张开:“……”

老奶奶:“……”

“对了奶奶,您还没说您要去哪,这都进小区了,您家在哪?”

老人故意板起脸,佯装生气道:“哼,我是去顾家讨债的,堂堂顾家的大少爷竟然欠我一个老太婆十万块钱,我非找他理论去。”

张开:“……”

林浅兴趣大增,“您是说……顾家大少爷顾城骁?”

“对啊对啊,就是他,你认识他?”

“岂止认识,还有那么一丁点熟,奶奶,他就是一钱多人傻的主。”

张开:“……”

老奶奶:“……”

“奶奶,这么巧我也去顾家,您就跟我一起去吧,我帮你要回来!”

“好,你真是个热心的好姑娘。”

林浅喜滋滋的,也不知道在乐啥,大概是想看看衣冠楚楚的顾城骁是如何被人追着讨债的吧,可算是有好戏看了。

城邸,在门口迎接少奶奶的年管家看到与少奶奶一同下车的老人,吓得目瞪口呆。

“老……”

“咳咳,”老人对着年管家一瞪眼,打断道,“小浅啊,我这么跟你进去没事吗?”

“没事儿,奶奶你进来吧。”

“诶。”

林浅扶着老奶奶进屋,年管家偷偷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细汗,定了定魂,才跟进去。

张开停好车跑上前凑到年管家耳边低语几句,年管家一副“我知道了你别多事”的表情,让张开下去了。

客厅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老奶奶笑着问:“呦,正好开饭呐?”

林浅:“可不是,奶奶,一起坐下吃吧,您坐,坐。”

“这……不太好吧,”老奶奶佯装担心,“拿人手软,吃人嘴短,我吃了这顿饭那姓顾的小子不会赖账吧?”

“不会,你看他像是会赖账的人么?”

“哼,越是有钱的人越是一毛不拔。”

“奶奶,顾城骁怎么欠你的钱?”

老人径自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红烧肉吃,也不管站旁边焦急得满头是汗的管家和下人们,她悠哉悠哉地说:“他勾引我孙媳妇,我孙子和媳妇本来恩恩爱爱的,孙媳妇见了他就要跟我孙子离婚,还要我孙子给她十万块钱青春损失费,你说这钱该不该顾城骁出?”

林浅诧异得只想笑,“哈哈哈哈,还有这种事,该,就该他出,谁叫他勾引有夫之妇,还拆人婚姻的,依我看得叫他出双份。”

年管家:“……”

众下人们:“……”

林浅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多,追着问:“奶奶,那您孙子离婚了吗?”

“没呢,等着他给钱不是。”

“哦,那要让他对你孙媳妇负责啊,不能害人家成了离异妇女就拍拍屁股走人,奶奶,你应该喊上你孙媳妇一起来找顾城骁,哈哈,那就精彩了。”

老奶奶:“……”

年管家和众下人们:“……”

老奶奶忍不住好奇地问:“小浅,我听他们喊你少奶奶,你是……”

林浅笑笑,一副无畏无惧的样子,说:“奶奶,不瞒您说,顾城骁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老男人,唉,早知道他这么三观不正这么道德败坏,我肯定不嫁给他。”

老奶奶干笑了两下,感觉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于是便带着解释的意味替顾城骁说话了,“都是我那孙媳妇水性杨花,怪不得顾城骁……对了,他那么厉害还能硬逼你嫁给他?”

“那可不,刀架我脖子上逼着我嫁,这种事就他干得出来。”

老奶奶:“……”

年管家和众下人们:“……”

以及刚刚从二楼走下来的顾城骁:“……”

“大少爷好。”

顾城骁点了点头,转而有些无奈地喊了一声,“奶奶,您怎么又一声不吭地跑来?”

啥?奶奶?林浅睁着诧异的大眼看看顾城骁,再看看奶奶,“你奶奶?亲的?”

她当然知道奶奶是在碰瓷,更知道奶奶说的那些话都是假话,她只以为奶奶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又觉得老人家十分有趣,谁又能想到她竟然是顾城骁的亲奶奶,我滴个奶啊!

林浅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年管家,小声嘀咕,“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年管家一脸无辜,怯怯地摇摇头。

奶奶笑着说:“这不是惦记你这的红烧肉么,小浅,你也来一块?”

望着顾城骁喜怒不明的脸,林浅赶紧站起身,低着头,缩着肩,一声不吭,连大气都不敢喘。她刚才给奶奶说了他不少坏话,就知道不能在背后议论别人,唉。

顾城骁不急不缓地走来,入座,正色道:“奶奶,医生说您要饮食清淡,红烧肉少吃点。”

嗯哼,直接把低头认错的小朋友给无视了。

“国外有个老人天天把可乐当水喝,医生也劝她别喝太多可乐,结果那医生都去世好几年了,老人还活得好好的。”奶奶又夹了一块肥瘦适当的五花肉塞进嘴里,“我难得来你这,吃你一块红烧肉你少哔哔。”

顾城骁:“……”

林浅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接触到顾城骁危险的眼神之后,她立马捂住嘴,头又重重地低了下去。

奶奶拉着林浅,说:“小浅,你站着干嘛,坐下。”

“奶奶,我……我不敢……”

“你喊我一句奶奶,奶奶就会罩着你,坐下,当着我的面这小子不敢欺负你。”

林浅心直口快地说:“那不当着您的面他就要加倍鞭笞我了。”

“……”顾城骁的脸啊,瞬间就绿了。

关于林浅顾城骁的小说《暖婚蜜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暖婚蜜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喜欢暖婚蜜宠相关小说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大乐神完本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全本资源 张日月 都市之终极狂兵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免费阅读-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小说阅读完本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小说在线阅读(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最新章节-(昭昭)作品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紫鸢小说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