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宠小说最新试读预览-林浅顾城骁小说

鱼歌的小说暖婚蜜宠,里面的主人公是林浅顾城骁,这里为提供书友暖婚蜜宠的最新试读预览,看林浅顾城骁他们的故事如何发展的,一起来观看吧:“你愿意跟我结婚吗?就现在。”“可是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上学。”“没关系,只要是你就行了。”一个是荒唐无稽的不良少女,打架、逃课,不学无术。一个是根正苗红的年轻权少,正直、果敢,权势滔天。谁能想,这样的顾城骁竟然把这样的林浅宠得上天入地。“少爷,少奶奶又打架了。”“还不赶紧去帮忙,别让她把手打疼了。”“少爷,少奶奶又要上房揭瓦了。”“还不赶紧给她扶稳梯子。”问世间是否此山最...
暖婚蜜宠小说最新试读预览-林浅顾城骁小说

林浅顾城骁暖婚蜜宠全文免费阅读

《暖婚蜜宠》第17章 一山还比一山高

第17章 一山还比一山高

饭后,林浅乖乖地坐在沙发里看电视,顾城骁正襟危坐,时不时向她投去警告的目光。

奶奶拿着手机,极具威严地对电话里的儿媳说:“你甭给我叽叽歪歪的了,这个孙媳妇我很满意,城骁终于做了一件让我高兴的事情,你少来瞎掺和。”

叶倩如气得差点背过去,“妈,不是您自个儿说喜欢沈家那个千金,还要亲自出马吓走林浅的么?”

奶奶:“可我现在我更喜欢小浅,怎么了?我还没有喜欢谁的自由了?”

叶倩如年轻的时候也常常受到婆婆的刁难,如今终于多年媳妇熬成婆,谁知道她这个当婆婆的还没把儿媳妇怎么样,她的婆婆就把她的儿媳妇给护起来了。

这让她心里更加的憋屈,“妈,咱讲讲道理,我和顾源都不同意这门婚事,林浅这个丫头真的不适合城骁。”

“我看挺好的,你别说了,我还等着他们给我生个玄孙子呢,就这样,挂了!”

老太太说挂就挂,林浅用脚趾头也能想到电话那头的顾城骁老妈有多气愤。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一山还比一山高。

顾家大宅里,叶倩如气得血压飙升,“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老爷子,你妈是不是老糊涂了?”

昨天儿子一意孤行带林浅回家,还先斩后奏领了结婚证,儿子不听老妈的劝,她只能向老太太求助,把希望寄托在老太太身上。

老太太一听,也是气得不行,捶胸顿足地骂顾城骁鲁莽,还打包票说这件事包在她身上。

她是放了一百二十个心让老太太出面的,结果,等来的结果却是这。

“老爷子,你说你妈是不是存心跟我作对?她就不想想她孙子的终身幸福吗?”

顾源紧拧着眉头,只剩下叹息声。

“看看那个林浅,男不男女不女,跟个流氓似的,城骁怎么会看上她?我真的搞不明白啊。”

叶倩如在屋里踱来踱去,越想越不对,“不行,不能让她生下城骁的孩子,绝对不行!”

顾源警告一句,“那也是你孙子,你别乱来。”

“那就看着你妈和那个臭丫头结成同盟?”

“这件事我会再找城骁谈谈,你稍安勿躁,毕竟人家怀了你孙子。”

“……”无论如何,林浅再不堪,那骨肉总是顾家的,是她嫡亲嫡亲的孙子,她一拍大腿挫气地重叹一声,“唉,气死我了!”

城邸,老太太慈眉善目地看着林浅,拉着她白嫩嫩的小手,越摸越喜欢,越看越喜欢。

“这肚子有几个月了?”

“……”林浅向顾城骁投去求助的目光,嘤嘤嘤,我该怎么回答?

顾城骁轻咳一声,“咳咳,奶奶,她刚怀。”

老太太笑得嘴角都开了,“好,好,刚怀是看不出来的,太好了,明年开春我就能看到我的玄孙了。”

林浅挤了挤眉头,这玩笑开大了吧?!

奶奶当天就在城邸住下了,城邸多的是房子,本来奶奶的房间在副楼的二楼,但奶奶以一个人住在副楼太冷清为由,非要住在主楼的二楼。

于是,关于睡觉这件事,问题就来了。

“城骁,小浅,你们早点睡。”

奶奶就坐在二楼小客厅里,名为看连续剧,实为监督小两口。

姜还是老的辣。

虽然顾城骁以负责为由娶了怀孕的林浅,但老人家始终不相信自个儿的孙子会如此鲁莽,更何况,她以前从未听孙子谈起有女朋友一事,突然闪婚,又突然宣布怀孕,她总觉得事有蹊跷。

所以,她要亲自验证。

林浅是被顾城骁硬拉进主卧的,房门一关,林浅就跟躲避病毒似的离开他三米远,“呐呐呐,我可不跟你睡。”

顾城骁冷峻的眼神狠狠地剜了她一眼,却又带着三分宠溺七分无奈,留恋地看了她一眼,“坐。”

“不做,谁要跟你做,白纸黑字的协议都签好了,你自己签的,一切行为需在对方自愿的前提下才能展开,而且你都亲口跟我说绝对不会逼我做不愿意做的事,现在我不同意,你别想霸王硬上弓。”

看着这位絮絮叨叨的小朋友,顾城骁又好气又好笑,伸手一指沙发,解释道:“我是让你坐下。”

“……”好吧,是我想多了。

“林浅,虽然很突然,但领证这件事我没逼你吧?”

林浅默默地坐在沙发上,干笑一下,“呵呵,是,是,我那不是跟奶奶开玩笑呢么。”

“是你自己同意跟我走的,我没逼你吧?”顾城骁又问。

“是,是,你说得都对。”在背后说人坏话又被撞见,真的太尴尬了。

“我不管你是一时冲动,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林浅没有反驳,虽然领证确实是自己一时冲动,但说到底,她还是要谢谢他带她离开林家的,所以她认错的态度也十分诚恳,“好啦,我错了,我不该在你背后说你坏话,可我真的只是开玩笑,奶奶不也是开玩笑么。”

顾城骁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不说她吧,她的行为他真的看不过去,说说她吧,显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格外的小气。

古人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确实如此。

“那个……以后我自己上下学就行了,你别让你家司机接送我了,在学校太扎眼了。”

“还有,别让你家厨房给我准备早餐了,我去学校的路上随手都可以解决。”

“还有还有,明后天刚好是周末,我一早就约了同学去徒步爬山,明天晚上我不回来了,先跟你说一声。”

林浅越说,顾城骁的脸色就越沉,她怯怯地说:“要不,咱互相留个电话,有事电话联系?”

顾城骁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他原有的闷气还没完全消除,她又嫌弃他的各种安排,好像他打乱了她的人生计划似的,他心中的怒气不打一处来,心窝子里攥着一团火焰,蹭蹭蹭地往上冒。

这时,房门的锁突然“咔”的一声,奶奶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进来。

顾城骁的反应尤为敏捷,在林浅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转换座位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

二话不说,他直接俯身过去,一手圈住她的细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以嘴封唇。

 

《暖婚蜜宠》第18章 你再想也得克制一点

第18章 你再想也得克制一点

“咳咳,这就亲上了啊,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奶奶遮着眼睛,人却没有回避的意思,笑着说,“城骁,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林浅有些恼火,生生地被吃了豆腐占了便宜,却又不能指责他,就跟昨天被他偷亲她却只能自认倒霉一样。

“哦,来了。”顾城骁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带着警告,又带着意味不明的暧昧,“别辜负了奶奶这么为你撑腰。”说完之后还蜻蜓点水似的又碰了一下她的嘴唇。

“无赖!”林浅哑声骂他。

顾城骁站起身,收手的时候,手指故意轻轻地捏了一下她丰盈的翘唇。

“……”突然这一下,林浅胸口小鹿乱撞,恼火全都成了无名火,生气全都转化成了心动,说不上来的心跳急躁。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实在长得太好看了,就这样一个霸道的小动作都充满了吸引力,每一个画面都像电影大片的特写镜头,单单研究那每一帧,每一帧都能让她舔屏。

“你也听到了奶奶是怎么对我爸妈说的,你要想在顾家舒舒坦坦,还得哄着她老人家一点。”

“不用你说,我知道。”

门口,奶奶见孙子还不出来,等得有点着急,又催促一句,“好啦好啦,就别难舍难分了,我不过跟你说几句话,要不了三分钟。”

“来了。”顾城骁回应了奶奶一句,却又意犹未尽地对林浅说,“你知道就好。”

林浅努着小嘴不敢吱声,对方段位太高,她只有被吊打的份,她不服,却又不得不压抑着这份不服。

毕竟她得面对现实,眼下只有顾城骁才能给她提供安身之所,只有他才能供她衣食无忧。

奶奶笑盈盈的,欲说还休,望一眼里面的俏丫头,拉着自个儿的孙子出了门外。

“小子,我可跟你说,我知道你们新婚燕尔,你这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可怀孕前三个月是危险期,特别是头一个月尤为危险,你再想也得克制一点,知道不?”

这奶奶一开口,顾城骁就知道她要说什么,可亲耳听来,还是怪怪的,他堂堂七尺男儿被长辈训这话,难免羞臊,“知道知道。”

“你在敷衍我,我都瞧见你对那丫头亲亲搂搂的了,一进门就干那事,你是有多迫不及待?”

“……”

“阿城,听奶奶一句劝,克制一点,等我的玄孙平安出生,还不是随你们折腾?”

“……”

“我要求不高,也就三年抱两吧。”

“……”

“你别不好意思,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顾城骁挺了挺背脊,“我没撅屁股。”

奶奶佯装怒瞪他一眼,“我就这么一说,你可别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我这玄孙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饶不了你小子。”

“奶奶,我……”

“你甭说了,我的话说完了,你记牢就行,现在进去好好陪你媳妇儿吧,我再看会儿电视。”

“您还不休息?”

“老年人才睡得早,我可是年轻人。”

“……”

“进去吧进去吧,好好照顾小浅,这丫头挺好玩的,奶奶喜欢。”

说着,顾城骁就又被奶奶推着回了房间,被叫出去莫名其妙,被训话莫名其妙,被推进来莫名其妙。

全程都是莫名其妙。

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还有傻愣愣地坐在沙发原处的林浅,她脱了鞋双脚踩在沙发上,那样子,随意而又洒脱,桀骜中带着不羁,再加上那酷帅吊炸天的骷髅头耳钉,好似一个荒唐无稽的小流氓。

顾城骁本就不悦,被林浅背地里诋毁,被奶奶当面训诫,眼下又瞧见她这副吊儿郎当的没心没肺的模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求你给我分担,也别给我添堵啊!

“奶奶说什么了?”可林浅却丝毫没发觉他的暗火,还兴致满满地询问起来,“该不会是她老人家怕你对‘宝宝’不利吧?”

说这话的同时,林浅挺起小腹,像模似样地摸着小腹,眉梢带着取笑的意味,语气也十分调侃,明目张胆地看着顾城骁的笑话。

顾城骁讨女孩子欢心的本事不大,但治人管人就是他的强项了,看着林浅坐没坐姿,躺没躺姿,还语带轻浮的样子,他二话不说走上前,直接上手将她悬空抱起。

“喂,你干嘛?!”

“如果你想失去奶奶这个靠山,你大可以喊得再大声一点。”

“……”林浅立马放低了声音,咒骂道,“混蛋,竟敢威胁我,我就说嘛,你昨儿个的和颜悦色就是假正经,装的。”

顾城骁微觑着眼睛,语带警告,“那我就混蛋给你看!”

说罢,他紧紧抱着她往大床那边走,林浅好歹也是一个打架好手,面对七八人的围攻都面不改色,可面对一个顾城骁,被他如此桎梏着,竟然动弹不得,使劲吃奶的劲都挣不开半点。

多年的部队生涯让顾城骁练就了比常人更为强健的体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还都是肌肉,林浅那点三脚猫功夫在他的面前根本不足挂齿。

“顾城骁,你想干嘛?”

“你不是骂我混蛋吗?那我就做混蛋该做的事。”

不与她多费唇舌,顾城骁就跟丢小鸡仔似的将她扔到床上。

林浅的反应已经够快了,身子一贴到床就一咕噜爬起身,可顾城骁的速度更加快,几乎是同一时间就倾身将她压住。

“顾大少爷,你肯定对‘混蛋’有误解,混蛋可不会这样对一个女孩子,现在的混蛋可绅士了,对女孩子尤其尊重。”

“哦?”

“嗯,‘混蛋’其实就是一句口是心非的话,就跟‘讨厌’类似,是小两口之间的互动,你可别当真啊。”为了不受欺负,林浅也是绞尽了脑汁,既然武力拼不过,那就只能凭脑力了。

“难道你不觉得,我骂你‘混蛋’,其实就跟我说你‘讨厌’一样吗?哈哈哈,那都是比较亲近的人之间说的,你觉得呢?”

顾城骁自然明白她的小伎俩,这丫头聪明得很呢。

他低头,更加近地凑了过去,“哦?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是比较亲近的……小两口?”

 

《暖婚蜜宠》第19章 我可以让你真怀孕

第19章 我可以让你真怀孕

他说话的时候,故意停顿,热气扑打在她的面上,还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如此近距离的贴近,他俊朗的面庞有棱有角,剑眉星目英气十足,高挺鼻梁更添立体感,最性感的是他的一对薄唇,七分怒意三分笑意,一张一合魅力十足。

林浅很不争气地面红耳赤,特别是在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连心跳都“咚咚咚”的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般。

“这段时间你最好好好跟我配合,不然你在顾家的日子会很难过。”

“可我又没真怀孕,你这样欺骗老人家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既然你这么担心‘没怀孕’这事,那我可以让你‘真怀孕’。”

“……”林浅的思绪果断清醒,提醒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可是签了我的合同的。”

顾城骁才舒展开来的眉头又微微一皱,不过,他确实收起了力道,不再那么蛮横地禁锢她了,“你呀!”他重叹一口气,翻身而下,静静地躺在她的旁边。

床很大,足够两人躺着且互不干扰,林浅瞎担心了好一阵,直到对方很久没有动静,她才后知后觉地醒悟过来,这个顾城骁就是在耍她玩的。

唉,看来拼脑力,她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好一会儿,正当林浅睡意泛滥之时,顾城骁突然说:“以后无论你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想成为我的妻子为止。”

林浅瞬间清醒,睡意全无,她从来都不是声控,可是在这样寂静的夜里,顾城骁沉稳浑厚的声音,比那大提琴还要好听,不重,却狠狠地敲击着她的心房。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为什么突然要娶我?”

这是她第二次问这个问题,第一次他以沉默回应,这一次,他轻声问道,“你真的不认得我?”

“我……我应该认得你吗?”

“那天晚上的事你都忘了?”

“哪天晚上?”林浅努力地搜索着曾经与顾城骁的交集,可是真的没有啊,在大伯家那次就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顾城骁欲言又止,他刻入骨髓的事情她却懵然不知,他心中愤愤不平的。

难道,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在乎这种事?

难道,真的是我太古板太保守了?

“哪天晚上啊?”林浅是个急性子,最受不了被吊着胃口,追问着,“到底什么事嘛?你别卖关子行不行?”

“没事!睡觉!”顾城骁不悦地起身,去柜子里拿了一条薄被出来,躺下一盖,真睡觉了。

“诶你……”林浅抿着唇,好不容易平息了他的怒火,她不想再挑衅他了,扯过另外一条被子盖上,身子往边上挪了挪,也睡觉了。

一张床,两个人,楚河汉界,界限分明。

——

在顾家几天,林浅渐渐习惯了顾家的家风和做派,顾城骁虽然身份特殊,工作也特殊,但在她看来,他就跟白领一样早出晚归,她想象中的顾城骁一出去就半年之后再回来的情况根本不会有,他天天都回来,烦得很。

虽然顾家家风严明,但好在还有个老顽童在,林浅特别喜欢奶奶,奶奶也特别喜欢她。

隔了两辈的祖孙俩,可谓情投意合,有时候疯闹起来,连顾城骁都看不过去。

那一天,他们等了好久都不见林浅回来。

“小浅平时比你早回来,今天都这个点了还不回来。”奶奶有些担心,“你就不应该答应她自己上下学的要求,她一个孕妇路上要是出点什么状况,可怎么得了?”

顾城骁看了看时间,也觉得不妥,“奶奶别着急,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他心中暗自庆幸,幸亏与林浅互留了电话号码。

可是,他还没拨通,林浅的电话就先进来了,“喂,都几点了,还知道回来吗?”

“请问是林浅的朋友吗?”

顾城骁一顿,语气立刻变得生疏而又凝重,“是。”

“先生您好,我这里是总院急诊室,林小姐刚刚被送过来,意识模糊,我们只问出了她的名字,她现在昏迷不醒正在抢救,我们是在她口袋里找到的手机,不知道您是否方便过来一趟?或者联络一下她的家人……”

顾城骁越听越灼心,没等对方讲完就说:“我立刻过来。”

医院

天色已经擦黑,当顾城骁的车驶近医院大门的时候,门卫第一时间认出了他的车,不但立刻放行,还主动上前询问。

“顾队,来总院有事?”

顾城骁面色深沉,眼神尽是焦急,“劳烦帮我停下车,我有急事。”

“诶,好,您忙去吧。”

总院的车位十分紧张,外来车辆排上两小时都未必能进,顾城骁直接停下,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往急诊室跑。

急诊室里,除了医生护士,还有警察。

护士看到顾城骁,意外之余也十分恭敬,得知他是为了林浅而来,更是诧异不已。

“顾队,这是林小姐的手机,她送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不清楚了,医生怀疑是脑震荡。”

“进去多久了?”

“半个小时。”

“怎么伤的,车祸?”

护士如实答道,“看伤势像是被打的。”

“被打?”这样的结果让顾城骁震惊不已。

“嗯,人是警察送来的。”

顾城骁眉头紧蹙,望向前来办事的警员,急急问道:“被谁打的?”

警员是第一次见到顾城骁本人,先是毕恭毕敬地敬了一个军礼,而后说道:“报告顾队,我们是五点四十接到群众报警,说八字桥边有人聚众斗殴,我们立刻出警,五点五十在八字桥河道边发现了他们,全都是社会青年,一听到警鸣声就跑,我们一发现伤者就赶紧送来了。我同事正在调取现场监控,相信很快就会真相大白。”

顾城骁恳切地说:“请尽快。”

“是!”

这时,护士提醒了一句,“顾队,最好联系一下林小姐的直系亲属。”

“我是她丈夫。”

护士:“……”

警员:“……”

在场的所有人:“……”

顾城骁——顾源的独生子,全城最年轻最英俊的少帅,成就最卓越的天之骄子,竟然,结婚了……

顾城骁——结婚了!

结婚了!!!

他一句“我是她丈夫”,碎了多少心怀梦想的女人的心啊!

 

《暖婚蜜宠》第20章 打一架,一笔勾销

第20章 打一架,一笔勾销

出事的是顾城骁的夫人,这引起了警方高层的高度关注,高层领导亲自打电话过来慰问。

“顾队,这该不会是蓄意报复吧?”

顾城骁明白对方的意思,说:“应该不是,如果是,他们绝不过留下活口,更何况现在严查严打,他们没机会混进来,也没那个胆子。”

“不是就好,我们就怕您有危险。”

“我刚看了现场监控,就是一群毛头小子,一共十五个。”

“有监控就好办,一个都别想跑。”

有了上级的督促,办案警员一刻都不敢怠慢,很快就锁定几人,然后像拉网似的将全部人等一一抓获。

这边林浅还没苏醒,那边就已经破案了。

是蓄意报复没错,但与顾城骁没半毛钱关系,而是林浅自己惹的祸。

这帮小年轻全是汪洋招来的,而汪洋本人,此时正在总院的骨伤科住院养伤。

据调查,汪洋的左腿,正是前阵子被林浅打断的,打断的!

顾城骁看着警方提供的最终调查报告,神情极为复杂,心情也极为复杂。

他原以为林浅只是调皮了点,哪里知道她还能闯出这么大的祸,打断人家的腿啊,真能啊。

重点是,汪洋可是B市首富汪海成的独生子,汪海成的发家史一直是毁誉参半,官方表述是他白手起家,可小道消息说的全是他发的是不义之财,赚了钱之后洗白上岸,然后又是建学校建医院的做了无数慈善事业。

汪家在京城也是举足轻重的商贾之家,林浅却打断了人家独苗的腿,光是这一点,顾城骁也是佩服她的。

但佩服,不代表认同。

天色大亮,外面秋高气爽,明媚的阳光越过窗棂,跳跃着进到房间,令整个房间都暖意洋洋的。

林浅的额头贴着一块正方形纱布,鼻青脸肿不在话下,就这样了,她照样睡得舒舒坦坦,是的,医生说她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其他都是小伤,并无大碍。

顾城骁一宿没合眼,担心、疑惑、生气、无奈,全都写在脸上,下巴和嘴唇上有了些许青灰色的胡渣,平添了一丝成熟男人的魅力。

“嘶……”终于有了要醒的意思,她吃力地睁开眼睛,两个眼眶都是肿的,眼皮似如千斤重,硬生生撑开,疼得要命。

可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那个冰冷的男人时,她又把这份疼痛给忍了下去,貌若无恙地说:“嘻嘻,早上好呀。”

顾城骁白了她一眼,讽刺一句,“还能笑,说明伤得不够重。”

“……”

“疼?”

“不疼,一点都不。”

死鸭子嘴硬,顾城骁没好气地说:“那再来几拳?”

“……”

自知理亏,林浅难得没有怼回去,环顾四周,她这是在医院病房里歇着,而顾城骁,想必是守了她一晚上。

“不用你管我,”她突然变得固执起来,“我已经自己解决好了。”

自己解决好了?她所谓的解决好了,就是打一架?

顾城骁拉了一把椅子,端端坐下,不急不缓地说:“我没想管,也不用我管。”

林浅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躺在床上,动动四肢,感觉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痛,她低垂着眼眸,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也要面子,她也有自尊,她不想自己这么狼狈不堪的一面被他看到。

“我没事儿,你忙去吧。”她下了逐客令,故作轻松。

顾城骁却在她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告诉她,“警方已经破案,那十五个男青年全都抓捕归案,并且已经交待了犯罪事实。”

“啊?”林浅吓得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她本就破了相的脸更加惨不忍睹,实在震惊,“嘶……怎么回事啊?”

顾城骁实在看不过去,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押回床上,厉声训道:“你给我老实躺着!”

“……”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是怎么回事啊?”警方给了他现场的监控录像,这个林浅,一个姑娘家家的对着十五个社会青年毫不畏惧,说上就上,花拳绣腿耍得有模有样,打了十来分钟还屹立不倒。

幸好有热心群众及时报警。

幸好有治安警察及时赶到。

幸好,他们没对她做更加出格的事。

顾城骁一想到那段监控视频就后怕,那么多拳头砸在她身上,那么多脚踢在她身上,双拳难敌四手,血肉之躯,哪会不疼?

更何况,她不过就是一个身量纤纤的小姑娘啊。

不过,虽然她受了重伤,但那些男青年也没有完好无损,伤重的几个一样鼻青脸肿,被警察抓捕归案之后还来过医院,他也见到了。

“林浅,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大。”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那我就不谦虚了,当时要不是我脚滑跌了一跤,我未必会被打中脑门。”

“……”你真不谦虚啊。

“他们就是一群酒囊饭袋,我根本没放在眼里,我当时就说了,打一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一笔勾销。我都懒得跟他们废话,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多费唇舌。”

“……”原来你是这样的林浅,顾城骁的脸色一阵青黑。

死猪不怕开水烫,林浅现在就这态度,反正已经最差了,不怕更差,她说:“让您开眼界了不好意思,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就是我,真实的我。”

这一夜发生了好多事,顾城骁一边接受着事情的进展,一边关注着林浅的状况,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这不屑一顾的态度还是让他大感气愤。

“你就不害怕吗?”

“为什么要怕?我说我怕他们能饶过我?”

“你就意识不到危险吗?你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怎么了?女孩哪里比男孩差了?他们十几个男孩加起来,还不如我一个女孩呢。”

“……”压抑了许久,顾城骁不停告诉自己,不能像训属下一样训她,他尽量温和地循循善诱,可她呢,巧舌如簧,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你不用瞪我,你管不了我,你见我烦就快走,”林浅即便受伤躺着,也能轻挑着下巴,说着傲慢的话,“要是把你给气伤了,我可不负责。”

顾城骁倏地一下站起身,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可就在他刚要开口训斥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一个阿谀奉承的男人声音同时响起,“顾大少,我是汪海成,我把我家这个混账东西带来了,任您处置。”

关于林浅顾城骁的小说《暖婚蜜宠》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暖婚蜜宠》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喜欢暖婚蜜宠相关小说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免费在线全文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的小说全文免费看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大乐神完本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张日月)全文精彩内容免费阅读 都市之终极狂兵
都市之终极狂兵全本资源 张日月 都市之终极狂兵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免费阅读-冷面帝少的小娇妻小说阅读完本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小说在线阅读(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免费阅读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最新章节-(昭昭)作品 萌宝来袭:赖上腹黑总裁爹地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紫鸢小说阅读 冷面帝少的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