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身妖孽兵王五毒浪子全文阅读目录

《贴身妖孽兵王》第2章 仇人变首富

“这里怎么这么多豪车?”车子途径时代商贸广场。

满场的各种豪车,仿佛开了一场豪车展。

司机撇头看他,笑着道:“今天是咱们市首富廖华成女儿结婚的大日子,市里的名流权贵都来了,豪车能不多吗?”

“你说谁?”赵辰惊愕。

“首富廖华成啊,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

司机自顾的说道:“说起来,这人还真是传奇人物。

八年前在非洲淘了第一桶金,短短八年就白手起家,成了市里的首富,啧啧,厉害!”

赵辰又惊又怒,“这狗日的用卖老子的钱,居然成首富了!”

这简直岂有此理!奶奶可忍,爷爷不可忍!

“停下,就在这里停下!”

司机一脚刹车,奇怪的看他,人家廖首富女儿结个婚,这货激动个什么劲,难不成你这幅德行,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辰当然不知道对方的内心想法,扔了二十块钱摔门下车。

“我靠,钱不够,你给我站住!”

赵辰几步走进了广场,作为本地人,他对时代商贸当然不陌生。

下面几层都是各种商场美食,八层以上是时代大酒店。

为了讨个吉利,廖华成这次嫁女的楼层订在第九层,意为长长久久。

赵辰还打听到,廖华成的亲家是省里的老财主唐东升。

九十年代创业浪潮中,唐东升凭借手里的资源,在永兴省迅速崛起,成立了集地产、机械和医药为一体的天河集团。

不能说在省里是招牌企业,但也是数得上号的大企业。

“这不是赵辰吗?”

刚来到九楼,一个西装领带的青年走了过来。

“刘韬?”

“可不是我吗?”刘韬一脸激动:“听说你小子去了非洲挖金矿,发财回来了?”

“发个屁,去搬了几年砖。

你小子人模狗样的,这些年发达了?”

赵辰也有点意外会在这里碰到他。

刘韬跟他高中两年同桌,关系要好,虽然八年不见,乍一见到也没多少陌生感。

“还行。”

刘韬嘚瑟道:“大小混了个主管的位置,月薪三万!这不,老板的女儿嫁人,过来凑凑热闹。”

“老板?你说的廖华成?”

“对,你小子既然来了,一块跟我进去吧,就说是我手下的员工。”

说着,刘韬往他手里塞了个红包,“一会进去记得随礼。”

赵辰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想大闹一下,给廖华成几个大嘴巴子,可一想今天江云市各地名流都来了,还是先看看情况比较合适。

他还在犹豫,被刘韬连拖带拽的拉进了礼堂。

“刘韬,你小子上个厕所去这么久,是不是想借机开溜。

还没完呢,今天不把你灌趴下不算完。”

刘韬一回到桌上,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咋咋呼呼的喊道。

“别闹,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赵辰,刚从非洲发财回来。”

桌上的四男三女,都是盛装出席,三个女人尤其打扮精致,多少也能算个美女。

赵辰这幅装扮,看着像刚从工地过来,几个人忍不住同时皱眉。

大家怎么说也是有头有脸的,刘韬带这么个人过来,多少拉低了他们这桌的格局。

“刘韬,你跟我闹呢。

这是你刚从路边拉过来的乞丐吧,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你刘韬怎么着也是个大主管,怎么可能有这种朋友。”

“嘻嘻,刘主管,你是喝不过我们,故意从外面拉个乞丐来替你挡酒的吧?”

“好啊你刘韬,原来你安的这份心!”

刘韬脸色一沉,“什么乞丐,这就是我兄弟!当年在学校,我两坐一桌,你们开玩笑别太过了。”

“赵辰,你别放心上,这些人就喜欢开玩笑。”

赵辰毫不在意,说句不好听的,这几个人连入他眼的资格都没有,大象会在意蚂蚁的骚扰吗?

这时,他的注意力落在为首的一桌上。

廖华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正跟一个清瘦老者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这货以前就是个小商人,现在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发了大财,眼镜都配上了,不了解他的人,还真以为他是什么斯文儒商呢。

“刘韬,你也真是的,这种乞丐同学你还带过来干吗,身上臭死了。

”一个穿着旗袍的妖艳女人嫌弃的捂着鼻子。

“王燕,你夸张了吧。”

“刘韬,我说你小子真是没点眼力见。

今天是老板嫁女的大好日子,来的哪个不是有头有脸,你拉个乞丐过来,不是给老板添堵吗。”

赵辰往说话这人身上瞅了眼,一身骚气十足的红色西装,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浑身散发浓烈的香水味,一双桃花眼带着极度的轻蔑。

“这位仁兄是……”

“他叫汪雄飞,是我们采购部的主管。

”刘韬回道。

“汪主管还是老板公子女朋友的亲戚。”

“老板公子和他女朋友据说也快结婚了,到时候,汪主管就是老板的亲戚,升官发财不在话下。”

旁边几人吹捧着。

汪雄飞得意洋洋的笑了笑,“跟个乞丐说那么多干什么,我的身份,也是他配了解的?”

“汪主管,既然他是刘韬的同学,不如你看在刘韬的面子上,就让他给你做条狗,平时给你擦擦鞋,开开车门啥的,总比做乞丐强。”

“给我做狗,那得看他叫的响亮不响亮。”

“小子,汪主管给你机会了,还不麻溜的给汪主管叫几声。”

赵辰看着刘韬,“刘韬,这几个货色,是你朋友?”

“大家都是同事……”

“草,我还以为你朋友,忍半天了。”

赵辰给刘韬面子,一直当他们犬吠,没料到这几个家伙蹬鼻子上脸,越说越离谱。

你赵大爷,是那么好被人拿捏的?

“有眼不识泰山的狗东西,你小子不是廖华成那老货的亲戚吗,正好,老子拿你杀鸡儆猴。”

赵辰拽住汪雄飞的衣领,拧鸡仔般把他拧了起来,左右开弓,狠狠几个大耳刮招呼了过去。

“让你丫嘚瑟,一个屁大的小主管也敢在我面前吹牛,今天让你知道一下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