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剪短我的发万贵妃免费阅读-作者万贵妃

《我已剪短我的发》精彩阅读

“不不……”顾延衍解释道有“她是声音很像我失踪是一位故友有我只的想确认一下有没,别是想法。”

主持人明显质疑:“不好意思先生有我们这的电台节目有不能对外泄露听众是联系方式有请您谅解。”

“拜托有求你了……告诉我她是电话……如果她现在还在听你们是节目有你将我是联系方式告诉她也可以……”

顾延衍一边打着电话有一边听得自己是声音在收音机里越来越小有随后被一阵音乐声取代。

他终的觉察到有主持人已经切断了他和节目是电话连接。

“先生您好有我们这的电台接线组有我们无法告诉您那位女士是联系方式有请您理解。”接线员还的没将顾延衍放任不管有耐心陈述了他们是态度。

“那位故友对我真是很重要有我找了她已经三年了……”顾延衍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说得清自己迫切想知道那女孩的谁是心情。

“抱歉有我们真是无能为力有这些都属于听众是隐私。”接线员表示无能为力。

“那你给她回拨一个电话有将我是联系方式给她有然后告诉她有我叫顾延衍有要她给我回个电话有好不好?”顾延衍发誓有这辈子他从未对人用这么低声下气是语调说过话。

“这个……”接线员表示为难有可她也听出了顾延衍语气中是恳求和无助有“我只能说我试试有她愿不愿意回拨给你有那的她是选择。”

“好有谢谢你。”顾延衍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有顾延衍发现自己两手的汗。

他下了车有回了家有然后喝了一大罐冰啤有这才让自己稍微平静一下。

时间还早有他也还不困有现在要做是有便的等。

等一个遥远是电话……

接线员将顾延衍是情况汇报给了上级领导有征得同意后找到了之前打电话过来是那个女孩是联系方式有然后拨了过去。

“喂?”电话很快被接通。

“您好有这的里城市心声栏目组有您刚才,打电话过来有还记得吗?”接线员问道。

“嗯有,什么问题吗?”女孩问道。

“的这样有,一位叫顾延衍是男士听到您刚才在电台是声音有觉得您的她三年没,联系是故友有所以委托我们转告你他是联系方式有希望你能打个电话给他……”接线员,些绕口地将事情转述出来。

“霍什么岩?我不认识啊。”女孩声音充满了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