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秋叶枯菏相配-与秋叶枯菏相配

《与秋叶枯菏相配》精彩阅读

他让留守在京城的属下将沁雅从宫里接出来,送回府里好好伺候。

谁也不知道,无所不能的贺大人,最期盼的就是看到白鸽,看到白鸽带来的消息,他冷漠的脸才会露出一丝丝的笑意。

公主中午多喝了半碗金桔雪梨粥、公主在庭院里晒了一小会儿太阳……都是一些他以前,或者说是很久都不曾在乎的小事情。

现在却是他每天最期盼的事情。

他在乎沁雅的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他着急自己不在她身边,不能安慰她,抱着她,给她最大的支撑。

宫门。

沁雅坐在马车里,紧紧裹着斗篷。

没人看到她手里攥着破瓷片,紧紧的攥到手心出血,这是她保持清醒的方法。

因为她再也不想回去贺府,她要逃走,就算是死也不要死在玄琏的府邸,死在荒郊野外,被野狗啃噬也无所谓。

沁雅借口想吃裕丰街的马蹄糕和白瓷梅子汤,执意要赶车的锦衣卫下去买。

可能是看病恹恹的,也没想过她要逃,所以只派了这么一个人护送。

幸好,只有一个人。

锦衣卫不疑有他,快速的跳下马车,朝着公主所说的那两种小吃跑去。

沁雅又狠狠攥了攥瓷片,让昏沉的头脑又清醒了些许,跳下马车跌跌撞撞的朝着街头小巷走去。

对不起,可能会连累你,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不过,我早就已经是玄琏的弃妇,就算是跑了,他也不会在意的吧,希望不会牵连到你。

沁雅跑过繁华的大街,钻入那些胡同里,弯弯曲曲,自己都迷了路。

她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跑远点,再跑远点,不要被人找到。

从这一刻起,她抛弃了玄琏妻子的身份,也抛弃了自己身为公主的身份。

就算今天就是她的死期,她也要有这片刻的自由。

她只是她,温婉清。